删负面

张工 2022-05-21 19:28:45 阅读:34
  

  “征信洗白”“征信修复”“一张1000块要2000”“修复不成功可以退款”……这样的征信修复广告在网上屡见不鲜,却不知这其实是一场骗局.

  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党委书记陈建华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近年来,我国征信体系建设成效显著,公众越来越重视自身的信用状况。同时,一些不法分子在商业利益的驱动下,谎称可以帮助信息主体删除或更改征信系统中的不良信息实施诈骗,扰乱金融市场秩序和社会秩序。

  “‘征信修复’是一个噱头。”表示,目前我国的法律法规和官方文件中没有“信用修复”的概念,但有“信用修复”的表述。从国际经验来看,一些国家征信业相关法律法规中提到的“信用修复”,实质上是指帮助信息主体修改错误的信用记录,修复受损的信用,提高信用评分,类似于我国《征信业管理条例》征信异议处理规则,主要是将错误的征信信息变为正确的纠错机制。这与不法分子宣传的“花钱根除不良信息”的骗局有本质区别。在征信修复诈骗中,不法分子主要编造各种“不良信用信息粉饰”骗局骗取个人钱财,获取高额费用,从涉嫌扰乱公共秩序到触犯法律、涉嫌诈骗不等。

  征信修复骗局的三种情形

  陈建华表示,目前,不法分子实施信用修复骗局主要有三种情况:

  修复信用欺诈的三种情况

  一是利用信息主体急于改善信用状况的心理实施诈骗。最典型的情况是,不法分子谎称可以帮助信息主体删除、修改征信系统中的负面信息,收到钱后立即失联。还有的利用不了解征信业务处理规则的信息主体,将正常异议处理与征信修复混为一谈,谎称可以帮助个人或企业快速更正错误信息,从而收取高额费用。

  二是伙同信息主体以恶意逃废债或骗取信贷为目的实施诈骗。的常见做法是,犯罪分子帮助信息主体伪造文件,利用金融机构的业务漏洞,要求金融机构删除提交给征信系统的负面信息,或骗取贷款。一旦达不到目的,就会恶意投诉、请愿,让金融机构疲于应对,或者在压力下妥协。更糟糕的是,一些不法分子利用国家出台的一些帮扶政策,帮助信息主体实施诈骗。比如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期间,为了帮助受影响的弱势群体,国家明确了多种不能向征信系统提交负面信息的情况。一些不法分子从中发现“商机”,与一些居心不良的个人或企业勾结,通过伪造文件、向金融监管部门申请维权、制造负面舆论,甚至聚众闹事等方式,要求金融机构删除负面信息。

  三是利用社会大众急于挣钱的诉求实施诈骗。一些不法分子通过混淆视听,将信用修复等同于出现在国家官方文件中的“信用修复”,谎称“信用修复”是新兴行业,并从中牟利。有的以“信用修复培训班”为名,骗取消费者学费;有的欺骗创业者,打着招募信用修复代理加盟的旗号,骗取加盟费。

  目前,这些骗局不断翻新,跨行业、跨域,已经形成了集征信报修培训、加盟代理、个人信息贩卖为一体的灰色产业链,呈现专业化、团伙化趋势,严重干扰正常的经济金融秩序,侵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影响社会安定团结。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案例显示,征信修复诈骗正在蔓延,已有20多个省市立案法

  首先在建议开展联合整治.现有部门职责框架下建立联合整治征信修复诈骗专项行动机制,明确联合整治征信修复诈骗的牵头部门,统筹专项治理工作,加强跨部门跨行业协调和快速联动。二是联合出台多部门联合整治征信修复骗局制度文件,以多部门联合文件的方式为建立联合整治机制提供制度保障。三是成立专项整治行动小组,根据不同案件战略性地制定目标、计划和方案,解决征信造假和修复中亟待解决的问题,切实把联合整治工作推进到位。

  征信修复骗局专项行动通过完善相关制度文件,明确了征信联合整治和修复欺诈相关各方的权责划分。信用诈骗的追偿涉及企业登记、通信和电信技术、金融信贷和信贷业务,以及市场、电信、信贷、征信、公安等不同主管部门。要通过完善制度文件,明确不同市场主体、监管主体和其他相关部门的事权划分,压实各自领域的责任,建立联合整治信用欺诈的长效机制。

  在建立第一,建立联合整治专项行动机制。,联合整治征信欺诈长效机制的基础上,推进征信欺诈治理立法工作。专项整治行动组在具体案件治理中积累的实践经验、有益对策和有效工作机制,可以通过完善立法以法律制度的形式固定下来,进一步赋予征信和欺诈修复联合治理的确定性、合法性和权威性,为治理的进一步开展提供法律保障。

  穿过第二,完善联合整治相关制度。

联合整治联合宣传,共同开展面向公众的宣传教育。集司法机关、金融监管部门、市场监管部门等有关部门的合力,培养社会公众对征信纠错机制建立正确的认识,引导其通过正确渠道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同时认清不法分子的欺骗本质,防范和抵制征信修复骗局,从而铲除征信修复骗局赖以生存的土壤。

  本文源自金融时报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