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硕周杰伦特别版(华硕周杰伦特别版n43s)

zhangyang 2022-05-12 阅读:20
  

  从平潭岛到新竹,最近才128公里;从北京直飞台北不到三个半小时。然而,隔着80米深的海峡,台湾省呈现出与大陆完全不同的互联网生态。即使只在台北待了四天,我也能感觉到不同。

  这个拥有2300万人口的岛国,曾经作为“亚洲四小龙之一”备受瞩目,却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才成为“安静的美男子”。互联网环境就像mainland China二三线城市的翻版,还在寻求突破。

杰伦和志玲的互联网世界有啥不一样?

  一、移动设备

  和大陆类似,智能手机在台北很普及,基本上每个街道每个人都有一部“智能手机”(台湾省称智能手机为smart phone)。在2014年12月底,一项调查显示,在台湾省12岁以上的人群中,拥有移动设备的用户数量已经达到1432万,在台北的普及率接近70%.这一数字可能高于70%。

  1、大屏手机

  iPhone在台北远没有在大陆受欢迎.大街上,地铁上,运营商营业厅里,用iPhone说台语的基本都是年轻人,少之又少。用的iPhone基本都是iPhone6和iPhone6 Plus。

  在大屏安卓手机应该是台北人的真爱,路上很多台湾人用的基本上都是大屏安卓手机,三星和HTC是最常见的,很多女性都拿着索尼。

  从这两点来看,这几天台湾人对大屏手机情有独钟。在台北的时候好像只看到了4.7寸的手机。用户是一个40岁的大姐,用的是索尼手机。据说台湾省50%的手机用户使用大屏手机。和台湾省的几个人聊天后,都说经常用手机看视频,玩游戏。

  2、手机厂商

  在mainland China的活动主要是抽iPhone,而我在台北户外广告看到的基本都是抽HTC手机。

  三星在台湾省的手机份额最高,HTC次之,苹果只能排第三,其次是索尼、小米、华硕。

  从台北卖手机配件的地方来看,iPhone 6和iPhone 6 Plus手机壳几乎是必备;也有一些HTC热门手机的案例。

杰伦和志玲的互联网世界有啥不一样?

  在运营商的商店里看到了华为P6。都说小米在台湾省的销量在大陆厂商中是不错的,但是这几天在台北,没有一个台湾人见过小米的手机。我遇到的小米手机大部分都是大陆游客的,但是我在西门町一家卖手机壳的小店看到了Redmi和Redmi note的手机壳。3、运营商

杰伦和志玲的互联网世界有啥不一样?

杰伦和志玲的互联网世界有啥不一样?

   杰伦和志玲的互联网世界有啥不一样?

  台湾移动是台湾省三大运营商之一。现在推出的合约机主要是iPhone和三星的大屏手机,本土品牌则是HTC、华硕和TWM。

  台湾移动现在也在推广4G服务。4G套餐费用如下(以新台币计算):

杰伦和志玲的互联网世界有啥不一样?

  2014年底,台湾省4G用户约300万;根据研究预测,2015年大概会净增450万用户,累计用户数大概会超过800万。

  台湾省的Wi-Fi覆盖率很高。基本可以在街上搜Wi-Fi,有的还不需要账号。

  二、软件应用

  不论是在 PC 端还是移动端,台湾最受欢迎的软件基本都不是本土出品的。Facebook、LINE、YouTube 等在台湾无疑是最受欢迎的。2014 年初,台湾的資策會FIND曾调查过台湾最受欢迎的 20 大应用,来自非台湾地区的占了绝大部分:

杰伦和志玲的互联网世界有啥不一样?

  上周台湾的App Store免费榜也能说明这个情况(在台湾比较受欢迎的大陆软件主要有美图秀秀、Camera 360、微信等)。

杰伦和志玲的互联网世界有啥不一样?

  1、浏览器:

  一名台湾的记者告诉36氪,当地使用最多的是 Chrome,其次是 Firefox,其他浏览器市占率不高。

  2、社交

  台湾人注重“分享文化”,社交在台湾就是 Facebook 的天下了。2013 年时,台湾 Facebook 月活用户达 1400 万,渗透率达 60%。当时手机登录用户达到 700 万。据称现在已经超过 1500 万用户,普及率达到 65%。有大陆的开发者表示,台湾 Facebook 广告低投入高产出,是做台湾推广的必选渠道之一。

  3、IM:

  LINE 在台湾的地位基本上无可动摇,目前普及率已超 73%,用户超过 1700 万。走在街上,你最常见到的场面就是年轻人正在 LINE 里选用表情;经常能听到台湾人说“你可以加我的 LINE 哦”。这次去参加 CSMIC 2015 活动,官方给的也是 LINE 的群组。

杰伦和志玲的互联网世界有啥不一样?

  当然了,在大陆有朋友或者业务往来的台湾人,基本上也会用微信。这次36氪去参观有 3D 打印机、激光雕刻机的 Fab Cafe 时,就听到一个工作人员介绍说,他因为有朋友在大陆所以会用微信,但没用过 QQ。我也顺手做了个人肉实验:打开微信“附近的人”,半个小时只有一个人主动向我打了招呼。

杰伦和志玲的互联网世界有啥不一样?

  陌陌在大陆很热,但在我接触到的台湾人里,听过陌陌的不多——据说在台湾约妹子并没那么难啦。(PS:台湾女生真心好正!怕破坏和谐,就不在这里上图了,大家自行脑补哈~)

  三、电商

  台湾电子商务发达,既是创投最爱的领域,也是台湾人生活的一部分。2014 年 10 月底,Google 曾发布调查报告,台湾移动网购率高居全球第一,有 54% 的消费者通过智能手机购物,是美国的 2 倍。不过,当时的调查也显示,仅有 15% 的人对网购比较满意,要低于 PC 端的 42.9% 的满意度。不满意的主要原因还是网页操作不够便利。

  台湾雅虎、PChome是台湾最受欢迎的两大电商平台。PChome 成立于 1996 年,比阿里巴巴还要早,是由媒体人詹宏志(一出道就被誉为台湾报业的明日之星)一手创办的。比较知名的 B2C 电商主要有 Yahoo! 奇摩购物中心、PChome、momo、博客来;品牌服饰电商有 Lativ、OB 严选、PAZZO、Catworld;团购网站有 GOMAJI、17Life、生活市集、Groupon、疯狂卖客;有实体店面的电商主要有 7net、大买家、灿坤快 3。值得一提的是,ASAP 与 LINE 合作后,在台湾发展迅猛。

  台湾电商的发达,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台湾完善的物流体系。台湾地域较小,基本可以实现全台 24 小时送达。不过很遗憾,没能实地试验下。心元资本在台湾的投资人 Tina 告诉36氪,送货速度是现在电商的主要 PK 点之一,最快已经可以做到同城 3 小时送达。PChome 最早抗衡台湾雅虎时,就提出了 24 小时到货,迟到会给购物金,现在 PChome 的送货时间好像也进一步缩短了。2013 年成立的 uitox 也是强调 6 小时到货。值得一提的是,便利店在台湾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能够发货、收货、收款,台湾“店配”模式盛行。

  不过,台湾金融管制比较严,一直没有出现像“支付宝”、“微信支付”这样具备广泛影响力的第三方支付平台,比较流行信用卡支付、商超取货付款。非企业的小卖家只支持 ATM 收款,买家在线下单后再根据卖家提供的账号去转帐,很不方便。2012 年 3 月,经过 PChome 与台湾金管会多年斡旋,台湾终于有了自己的第三方支付——支付连(PChome Pay),不过只能在部分业务中使用;2014 年,支付连与财付通达成合作,推出“支付连·财付通”付款服务。

  投资人对电商偏爱有加。这次去参观台湾最大的孵化器 App Works 时,创始人告诉我说,他们现在看好智能硬件,但投资行为还是以电商、游戏为主。

  台湾人最熟悉的大陆电商是淘宝。大陆卖家遇到台湾顾客,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聊到的几个台北人表示,淘宝不少东西价格便宜,到台湾运费也不贵。而且,“现在台湾很多人在做创客,主要是因为在淘宝上很方便的可以买到各种元器件,价格还特别便宜。”在我和 Fab Cafe 的一名创客探讨台湾创客文化时,也聊到了这一点。不过,他本人并没有在淘宝上买过东西,一直问我在淘宝上买东西会不会被骗——内什么,这个问题适合由马云来回答。

杰伦和志玲的互联网世界有啥不一样?

  在大陆从台湾网站购物,我的朋友中只有人用过PChome买书,可以买到很多大陆买不到的书,支持支付宝付款,很方便。

  四、生活服务

  以打车为例,台湾打车的价格与国内滴滴专车的价格相仿,但是出租车随处可见,在台北四天,最长的一次等车时间大概是 2 分钟。台北当地人表示,台北捷运(地铁)方便的很,要去的地方基本都能到,打车从来不用等,不太需要 Uber 这样的产品。我在几个地方打开 Uber 看了下,基本周围都只是稀稀拉拉的几辆车,基本都得等 10 分钟以上,打车速度远不如出租车。

杰伦和志玲的互联网世界有啥不一样?

  2014 年,O2O在大陆炙手可热,在台湾就要冷清多了。上门服务模式并不多见,而当中比较知名的是居家清洁服务平台“洁客帮”,主要提供家庭打扫、衣服清洗、窗户清洁、阳台清理等服务,收费 500 元台币 / 小时,是台湾非常少见的家政 O2O 类型的服务平台。

杰伦和志玲的互联网世界有啥不一样?

  目前,台湾 O2O 主要还是以提供优惠导流为主。比如,远传与时间轴科技 (Hiiir) 在 2014 年年推出 Qbon 优惠墙,结合 LBS 与 O2O 提供优惠券给消费者。在物流、电商领域发挥重要作用的便利店再次出手,比如 7-11 推手机应用,打造自主式 O2O 模型,推出位置签到服务,支持线上订购线下取货付款等。

  五、智能硬件

  虽然台湾曾经半导体产业发达,但错过了 PC 互联网的台湾在智能硬件领域也落后了。这次的 CSMIC 2015 活动,小米创始人雷军、猎豹CEO傅盛都表达了类似的看法。

  这次在台湾聊的硬件项目不多,有智能喂食器Bistro、精子检测仪 iSperm、儿童智能手表JUMPY、智能家居中枢 Sentri。这几个项目都是台湾比较知名的智能硬件项目,Sentri 称的上是台湾智能硬件项目里众筹最成功的(在 Kickstarter 上筹资 39 万美元),JUMPY 的创始人是台湾富士康手机业务的负责人,Bistro 众筹成功后分公司已经开到了美国和大陆,iSperm 的产品也已经开售还卖到了大陆。

杰伦和志玲的互联网世界有啥不一样?

  我的总体感受是,两岸智能硬件创业各有鲜明特色。

  • 刚需是大陆创业者最常提及的词汇之一,从痛点出发的大陆创业者开发产品,带上了浓厚的实用主义色彩。但这两天接触到的台湾创业者普遍都积极欢乐,强调市场规模,但不拘泥于刚需,研发的产品也都脱离了低级需求,强调创新,带上了小清新、小文艺的色彩。小而美的单品有不少。
  • 大陆的智能硬件往往从硬件切入,先聚拢用户做社区,再图后期发展;台湾的创业者则从硬件切入,想做商品和服务的入口。这种不同其实也和两岸互联网发展的大环境相关,大陆的创业者与投资人看中平台的价值,从互联网时代即强调有人用的东西不愁赚钱。台湾电商受创投追捧,这种思维似乎也潜移默化的影响到了台湾的智能硬件创业者。
  • 大陆的硬件创业者已经习惯了“免费模式”,愿意以低价吸引消费者,注重用户与产品之间的联系和互动,看中用户在平台上的二次消费,基本不愿意做“一锤子买卖”的生意。在大陆炙手可热的空气净化器就是典型案例。台湾则更偏向于硬件产品的销售,思路类似台湾传统硬件公司,2B很流行。
  • 台湾硬件创业者倾向于不断增加新功能,提升用户体验,但也会提高生产成本、运营成本,甚至售后成本。国内的智能创业者早期也做过不少这种“瑞士军刀”式的尝试,比如不断在智能手表上集成各种功能,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但现阶段,不少大陆创业者已经跃过这些坑,在智能硬件上不断做减法,专注、聚焦。智能硬件只是载体,最终要做的还是服务,初创团队做大而全肯定没有巨头有优势。

  六、游戏

  游戏产业在台湾发达,从商圈、地铁站、地铁上的广告就可见一斑。手游自不必说,主机游戏也有市场。不多说了,上图,大家就懂了。

杰伦和志玲的互联网世界有啥不一样?

杰伦和志玲的互联网世界有啥不一样?

杰伦和志玲的互联网世界有啥不一样?

杰伦和志玲的互联网世界有啥不一样?

杰伦和志玲的互联网世界有啥不一样?

  偷偷瞄了不少人的手机,玩的基本都是日系、仙侠类游戏,很少看到欧美的战争类游戏。2014 年,台湾最热门的 30 款游戏也是日系游戏为主,轻量级游戏相对来说更受欢迎。

杰伦和志玲的互联网世界有啥不一样?

  (注:图片来自互联网)

  七、TMT创投

  与北京热火朝天的互联网创投环境比,台湾的互联网创投氛围就要冷清多了。

  台湾 PC 制造业兴起后,就没能更上互联网发展的浪潮,没能像大陆一样发展起一波像百度、阿里、腾讯一样的知名大公司。缺少成功案例的台湾互联网,很难像大陆一样有“快速致富”的吸引力。互联网的断层,又直接造成了移动互联网发展滞后。这其中,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可能还是台湾的工业体系强大又完善,在此基础上培育出来的人们都是“工业化的”,一直停留在工业时代的 2B 思维,一时很难切换到 2C 为主的互联网模式下。

  与国内的创业泡沫比,台湾创业者的热情往往要经受住缺少投资的考验。经过 2000 年的经济危机,台湾人不再信任货币、银行甚至房地产,往往倾向于投资文物古董。钱从哪里来往往就会到哪里去,投资机构的钱往往不是来自互联网,就很难再投到互联网中去。再加上,台湾投资届整体倾向于电商、游戏、广告等已经验证的模式,其他 TMT 领域的创业者往往只能自己想办法凑够第一笔启动资金。不过,现阶段,创业者需要的启动资金大约 100 万左右,和出国留学的费用基本类似,现在有不少家长也愿意接受孩子拿这笔钱出来创业。因为投资不活跃,创业者基本自力更生,对于股权流动的需求不明显,所以这些年上市的台湾企业并不多。

  当大陆的创业者们喊着“再不辍学创业就毕业了”不同,台湾的创业者基本都是在 30 岁左右才出来创业。经济发达,台湾人对教育重视,基本上年轻人在读完大学后,都会继续读研甚至读博。之后,还需要再服两年兵役。要创业的话,还需要再工作几年,攒些创业积蓄。中国年轻人的社会生活始于 22 岁左右,台湾则是在 26 岁以后,创业基本也是要到 30 岁以后。雷军说,他这个年纪在大陆算是老人家了,但在台湾这个年纪还能算年轻人。这次 CSMIC 2015 活动嘉宾合影,估计除了二壮拉风的大棉袄,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白发苍苍的台湾创业者了。

杰伦和志玲的互联网世界有啥不一样?

  每一个创业者都是不容易的,每一次创业都是艰辛的,海峡两岸莫不如此。这样的氛围下,能够把创业者组织在一起的组织机构就很有必要。在大陆,尤其是北京,创业者们会因为共同的投资机构、共同的孵化器、共同的报道媒体,甚至共同的朋友聚集。但在台湾,这样的机构就不太多。作为嘉宾去参加 CSMIC 2015 活动的我司二壮童鞋就颇受台湾创业者欢迎,在台湾期间经常被创业者和美女创业者包围,在台期间加了几十个台湾创业者的微信,还换了几十张名片。这背后,其实也是36氪这样的机构还太少了,氪空间、氪加这样的模式对台湾创业者来说太新鲜了。

  八、政策环境

  横亘在两岸之间的,除了海峡,其实还有无形又敏感的政策。两岸不少人不愿意提及,却又不得不面对。

  一边,大陆不断放宽对台商的优惠政策,不断做出支持台商投资、经营的承诺。不少国内的经商者都开始羡慕了。据说,有人为了享受台商的优惠政策,花了 10 万元先入马来西亚籍,后移民台湾,最后以台胞的身份回大陆经商。(PS:本方法未经验证,请勿乱试,如有意外,概不负责;倒是听说这位“台商”回到大陆,因为没了身份证,每次出差只能住喜来登这样的国际酒店了。)

  而另一边,从上到下,对大陆都有着复杂的心情。即使是国民党执政期间,反对两岸通商的声音也是不绝于耳。我还记得,2014 年 3 月,数百名台湾大学生无预警地占领立法院,反对《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参加这次太阳花活动的大学生,其实没多人知道要反对哪些条款,只是对他们来说反对就够了。360 在台湾,用的是香港 360 公司名号;猎豹在台湾用的是雪豹公司,对外还要声称这是猎豹在台湾的合作伙伴。这其中的故事和缘由,我们也能猜出一二。上层的担心更甚,扩大了两岸通商,加深了对大陆的依赖,万一哪天大陆政策变了呢?

  互联网是没有国界的,移动互联网更是突破了时空限制。政治之外,两岸的经济交流日渐频繁。像猎豹把台湾定义成国际化的桥头堡,而我们的氪空间里也有两支台湾的创业团队。这些缩影的背后,可能是无数往返两岸的航班,是无数流通的金钱与货币,是两岸创业者们心里上的互相依赖。台湾从来不缺人才,只缺舞台;台湾年轻人受教育程度高,有国际化视野,是大公司人才投资不错的选择。大陆有市场,有投资,是台湾创业公司突破天花板不错的良机;从前,他们要“去大陆创业”,而现在他们提到最多的是“在大陆创业”。

  [36氪原创文章,作者: 小石头]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