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日125(旭日之城)

zhangyang 2022-05-09 阅读:10
  

  米内光政的托付

  1945年8月,战局已经非常明朗,日本战败不可避免,很多人开始为战后做打算。

  日本海军大臣米内光政很清楚,战败之后,日本肯定会被解除武装。复兴日本海军必然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所以要及早规划。8月初的一天,米内光政找到海军省军务长官、海军中将安代隆,委托他复兴日本海军的任务。

  小四郎是谁,谁能让Minee看中这么重要的任务?

日本海军的重建:从警察到军队,脱胎于旧日本海军

  小次郎

  小山四郎,生于1891年;1913年毕业于江田岛海军军官学校;1925年毕业于海军大学;1930年被派往美国留学,并赴耶鲁大学深造。1931年成为驻美武官(日本海军把所有优秀将领的苗子都送去美国公费学习,然后在美国担任武官,为了更好地了解未来的对手——美国,当时担任军事指挥官的永野修身和联合舰队总司令的山本五十六也是如此)。

  回国后,包克善四郎担任第三舰队参谋。当时,第三舰队的指挥官是米内光政,他在工作中的表现令米涅非常满意。Minee非常重视,一直在培养。1935年,包克山四郎任任海军军务局第一科长;1939年,担任陆奥号战列舰舰长;1940年任武器装备局局长;1944年至1945年8月任海军省军务总监。

  从小次郎的经历来看,首先他是Minei值得信赖的人,能力自然没问题。其次,1941年下半年,日本军方讨论要不要与美英开战时,安倍昭惠坚决反对。最后,小次郎从1940年开始在本部担任武器装备局局长和海军省军务局长。他从未率领舰队出海与美军作战,也就是说他从未沾过美国人的血。

  所以,总的来说,科科信二郎在战前是一个坚定的反战派,战争期间他并没有直接参加前线作战。所以战后他不会受到美国的惩罚,反而会受到美国占领当局的重用。加上他担任过军务总监,负责人事和编制,在日本海军有相当深厚的人脉资源,所以是重建日本海军的最佳人选。

  战争结束了但海军还有用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正如米内光政所料,美军迅速占领了日本本土,并解除了所有陆海军日军的武装。

  人们不会忘记,正是日军主导的军事部门在1936年“二二六”兵变后几乎完全控制了日本的政局,是挑起战争的罪魁祸首。旧日军中发动和指挥战争的高级将领有的战死,有的自杀,没死的大多被捕受审。曾经显赫一时的军队高级军官可以说是灰飞烟灭了。那些活在战后的人,要么抑郁,要么低头认罪。除了少数人继续活跃在政坛上(比如旧军中的中将辰巳易蓉,后来成为日本首相吉田茂的顾问),大部分人都完全被边缘化了。

  警察预备队,也就是后来陆上自卫队的前身,不能说和旧日军没有关系,但这种关系已经很薄弱了。陆上自卫队跟随旧日军的东西很少。陆上自卫队中有些出身旧日军的人比较低调,不敢越线。

  海军的情况完全不同。珍珠港事件虽然是日本海军策划实施的,但战前是陆军主张德意日结盟,海军反对。也是陆军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海军不答应;主张太平洋战争的还是陆军,海军还是反对。当时的海军大臣米内光政、海军次长山本五十六、海军航空兵大臣井上重吉都是坚定的反战派,被誉为“三大杰出反战人物”。虽然海军最终被陆军拖入了战争,但是战前海军的这些态度自然导致了美国和陆军在对待旧海军上的不同。可以说旧日本海军的高级军官是宽大的,这从战后受审处决的战犯没有一个是海军将领就可以看出来。

  海军还有两个实际问题需要解决。一是数百万日军和侨民分散在中国大陆、东南亚乃至太平洋诸岛,需要迅速遣返;第二,在战争期间,美军在日本周边海域撒布了大量水雷,这些水雷现在严重威胁着日本海域的航行安全。向中国输送海外人员和清除水雷是海军不得不执行的两项现实任务,这也是日本旧海军保留少量舰船和人员的正当理由。

  事实上,日军700万兵力中唯一残存的部队是前少将山本善雄指挥的扫雷部队,约有1万名官兵,装备约350艘小型扫雷船。这支扫雷部队也是海上保安厅成立后管辖的第一支部队。这部分虽然舰艇和人员不多,但至少保留了旧日本海军的血脉,成为未来建立海上自卫队的宝贵种子。

日本海军的重建:从警察到军队,脱胎于旧日本海军

  扫雷海军部队

  此外,日本投降后,陆海军解散,日本的国防完全由美国占领军负责,但没有人过问海盗、走私、偷渡等治安问题。到1947年,这些问题越来越严重,使得战后动荡的社会形势更加恶化。如何维持日本周边海域的安全和秩序,成为联合国总司令部急需处理的问题。因此,联合国军司令部想到了成立类似美国海岸警卫队的海上警察来应对。

这些海上安全和权益的问题。

  1948年5月1日,海上保安厅作为运输省的外设机构(简称为外局)正式成立,主要负责海岸警备、沿海船只航行安全、反走私、反偷渡、海上救助以及清扫水雷等任务。美国对海上保安厅有着严格的限制:总人数不得超过1万人,所装备的舰艇不得超过125艘,总排水量不得超过5万吨,最大的舰艇单艘排水量不得超过1500吨,人员只能装备轻武器,活动只能限于日本沿岸。这样的海上保安厅充其量也就是海上警察的角色。但是,“海上警察”显然不是米内光政和保科善四郎所想要的,他们要的是重建日本海军。

  “野村机关”

  米内光政确实很老到,他的预计一点没错,美国占领日本后,保科善四郎果然被联合国军总司令部看中,在由原来海军省改制的第二复员省继续任职,凭借着这一职位,保科善四郎进行了重建海军的大量前期工作。

  1951年1月的一天,一批旧日本海军的前军官在保科善四郎的家里聚会,成立了“新海军研究会”,它还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头――“野村机关”,因为这个研究会的总代表就是赫赫有名的前海军大将野村吉三郎。野村早年担任驻美国海军武官,并参加了1921年的“华盛顿海军条约”谈判,和当时的美国海军次长,日后成为总统的富兰克林罗斯福结下深厚的友谊。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野村担任日本驻美国大使,并负责日本和美国的谈判,是公认的亲美派,和美国政界军界不少高层人士交往密切。研究会由野村挑头,就是要利用他的名望和与美国高层人士的关系。

  “野村机关”的阵容极其豪华,成员之中不乏像山梨胜之进、小林矶造、长谷川清、夏本重治这样的前海军大将、中将,前海军佐级军官就更多了。虽然这个研究会并没有在厚生省注册,但是由于其成员大多是在战争前有过反对与德意结盟、反对与美国开战的共性,再加上野村等人在美国的人脉关系,所以美国对此也就眼开眼闭了。不过野村吉三郎只是挂名,保科善四郎才是真正的核心人物,他担任研究会总干事,负责日常事务。

  “野村机关”的成立,就是为了研究如何在《和平宪法》的框架内重建日本海军,由于这个问题太过敏感,所以只能以民间研究会的身份秘密进行。时至今日,“野村机关”还有很多内幕没有公开,但是这个研究会在日本海军重建过程中所发挥的巨大影响却有目共睹,甚至可以说海上自卫队成立以及早期发展的每一步都和这个研究会密切相关,保科善四郎在其中的作用自然功不可没。

  海军还是警察?

  1951年1月底,野村吉三郎向联合国军总司令部提交了凝聚着研究会智慧和心血的成果――《新海军建设计划书》和《关于日本安全保障的洞见》,当时野村已经74岁高龄,真正的捉刀者就是保科善四郎。日后,这两份文件的很大一部分内容成为了整个自卫队(不仅仅是海上自卫队)创建的原则和框架。

  美国远东海军副参谋长阿利艾伯特伯克(Arleigh Albert Burke)称这两份文件是“堪称完美的报告”,认为文件既符合日本《和平宪法》的精神,也符合美国对于重建日本武装的构想,同时又摒弃了旧日本海军的那套糟粕,简直是太完美了!所以立即呈报给美国海军作战部长(相当于海军总司令)谢尔曼上将,并得到了谢尔曼的认同。

  接着,伯克又向太平洋舰队司令部游说重建日本海军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正是在伯克的不懈努力下,“野村机关”和美国海军的高层建立起直接联系的渠道。要知道这个伯克在美国海军中可是鼎鼎有名,在太平洋战争中他曾担任第23驱逐舰支队的司令,创造出一套全新的驱逐舰战术,取得了极其辉煌的战绩,并赢得了“31节伯克”的外号。谁也没想到,曾经与日本海军浴血奋战的战斗英雄伯克,居然成为重建日本海军的重要推动者。

日本海军的重建:从警察到军队,脱胎于旧日本海军

  阿利艾伯特伯克

  在这之后,“野村机关”乘热打铁,又提出了新建海军的三个方案:一是新建机构,由日本政府直接领导;二是新建机构,但是由美国海军指挥领导;三是与海上保安厅进行合并重组。这个方案里涉及到海上保安厅的利益,自然引起了海上保安厅的强烈不满,第一任海上保安厅长官大久保武雄和现任长官柳泽米吉一起出马,四下活动。但是他们太低估旧日本海军的能量了,野村吉三郎和保科善四郎与美国军方的关系非常密切,能够很清楚地根据美国军方需要乘势而为。

  1951年10月,在联合国军总司令部的授意下,成立了日美联合委员会(也叫Y委员会),名义上这个委员会负责美国援助舰艇的归属和使用,实际上它还是重建海军的筹备机构,确定建军原则、组织编制以及琐碎的技术细节。日本政府将挑选这个委员会日方委员的工作交给了柳泽米吉和第二复员省的前海军少将山本善雄,这两人一个代表海上保安厅,一个代表着旧日本海军,这矛盾还会少?最后旧海军派大获全胜,有8人入选委员会;而海上保安厅方面只有2人入选。人选决定了,但矛盾并没有解决,反而变本加厉了。在联合委员会从1951年10月成立到1952年4月解散,其间总共举行过31次会议,每次都争得不可开交,而争论的焦点,一是要不要恢复海军,二是美援舰艇归谁管。可以说这两个问题,都是事关各自核心利益,怎么能不拼死相争呢?最后只好由联合委员会中的美方委员来仲裁,美方最终还是站在了旧海军派一边。

  旧海军派能得到美国的鼎力支持,并不只是野村等人与美国高层私交密切,最关键的是“野村机关”的想法正好与美国合拍,美国之所以支持日本重新武装,是希望在日美同盟的基础上,建立一支能随时听命于美国的军事力量,在必要的时候能与美军并肩作战(例如扫雷部队就曾秘密参加了朝鲜战争中的扫雷行动)。如果新海军是在海上保安厅的领导下,那就麻烦了。海上保安厅是日本政府运输省的下属部门,如果要动用这支力量就有干涉日本内政之嫌;另外,海上保安厅再怎么说都只是警察的角色,真要到了紧要关头,美国总不能调日本的海上警察一起参战吧。所以海上保安厅方面早就必输无疑。后来成立的海上自卫队和海上保安厅自此结下了梁子,两家从此形同仇家,相互掣肘。

  旭日旗重现大洋

  经过一番争论,联合委员会实际上就成为组建新海军的筹备委员会,而“野村机关”更是成为了指导海上自卫队创建和发展的真正大脑。海上自卫队的创建已经指日可待了。

  1952年4月26日,海上自卫队的前身警备队正式成立,名义上它是在海上保安厅的管辖下,但实际上就是日本新海军的开始,所以这一天后来就被作为海上自卫队成立的纪念日。先让海上保安厅代管,一方面是对重建海军进行考察,另一方面也是了掩人耳目,当然也有安抚海上保安厅的意思。

  在海上警备队中,99%的干部都是旧海军人员,几乎就是旧海军的重生。8月1日,海上警备队正式从海上保安厅分离出来,改称保安厅警备队,隶属保安厅第二幕僚监部(也就是日后海上幕僚监部的前身),由海上保安厅出身的山崎小五郎担任第一任第二幕僚监部的幕僚长。这时的保安厅警备队比起海上警备队来,已经有所发展,舰艇总吨位达到8900吨,不过和当年旧海军相比就差多了,还不及当年旧日本海军一艘主力大舰的吨位,可以说是相当寒酸,但毕竟是重建的开始。

  同年11月,美国与日本签署了舰艇租借协定,向日本出借了10艘(后来又追加了8艘)1450吨的“塔科马”(Tacoma)级巡逻舰,这些巡逻舰原来是在二战中根据租借法案提供给苏联的,战后苏联还给美国,当时正停泊在日本的横须贺港。此外,美国还向日本租借了50艘300吨的登陆支援艇(LSSL),这68艘舰艇就成了海上警备队最早的家底。

  1954年7月1日,日本颁布实施《防卫厅设置法》与《自卫队法》,正式成立自卫队,因此保安厅警备队也随之改名为防卫厅海上自卫队。成立之时海上自卫队共有官兵7590人,山崎小五郎成为第一任海上幕僚长,不过一个月后就由旧海军出身,也是“野村机关”重要骨干成员的长泽浩接任。这时的海上自卫队已经有了一定规模,下设3个舰队群,总兵力达到了1.5万人,拥有各型舰艇150余艘,总吨位5.8万吨,还有约50架飞机。舰艇中的82%是由美国提供,其余则是旧日本海军遗留下的,而飞机则全部是美国提供。

日本海军的重建:从警察到军队,脱胎于旧日本海军

  海上自卫队保留了众多当年旧日本海军的元素

  由于海上自卫队几乎是由旧日本海军人员一手操持下成立的,所以其编制、操典、礼仪、号令甚至军歌、军乐都沿用了旧日本海军的那一套。在联合舰队覆灭仅九年后,飘扬着十六条日章纹旭日旗的日本海军又出现在了太平洋上。而在这个过程中,保科善四郎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他确实没有辜负米内光政的期望,出色完成了重建海军的重任。只是他在这个过程中的作用,至今鲜为人知。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