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普蟑螂门(惠普蟑螂门事件公司的失误在哪里)

zhangyang 2022-04-27 阅读:54
  

哈利波特发现自己超能力的那家动物园要倒闭了……

  (7月15日,人们参观重新开放的伦敦动物园。图/由受访者提供)

  动物园鼻祖“濒危”

  本报记者/李静

  2020年8月17日发行,总发行第960期,《中国新闻周刊》

  还记得哈利波特第一次发现自己与众不同,拥有和蟒蛇对话的能力的场景吗?这一幕发生在伦敦动物园的爬行动物馆。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动物园,伦敦动物园给一代又一代的孩子带来了美好而神奇的童年记忆。当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她也是伦敦动物园的常客。

  在近200年的历史中,这里发生过很多故事。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一名士兵把一只小黑熊留在了伦敦动物园。一个小孩来玩就喜欢上了这只熊,经常来看,于是他的父亲就以这只熊为原型创作了风靡全球的卡通人物小熊维尼。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该动物园因伦敦爆炸案被迫关闭,但仅两周后,在政府的号召下重新开放,以提振伦敦人的士气,给经历过战争的人带来希望和安慰。

  如今,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幸存下来的伦敦动物园将要倒闭。2020年3月20日起,伦敦动物园因新冠肺炎疫情对游客关闭,直到英国“解封”后的6月15日才对游客开放。但目前的限制措施还是要采取。这是伦敦动物园历史上最长的一次关闭。

  经过几个月的关闭和重新开放,目前的限制使伦敦动物园及其附属研究机构伦敦动物学会陷入了巨大的财政危机。伦敦动物学会总干事多米尼克梅格在《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中说:“我们无法挽回损失,我们正在应对200年来最大的挑战。”

哈利波特发现自己超能力的那家动物园要倒闭了……

  (2020年1月2日,伦敦动物园对园内饲养的动物进行了一年一度的大规模清查。图/视觉中国)

  达尔文的灵感

  伦敦动物园位于伦敦市中心,历史可追溯到1826年。英国殖民时期的重要政治家莱佛士斯坦福生前出资成立了伦敦动物学会及其下属的伦敦动物园。伦敦动物园于1828年4月27日开放。起初,它只对科学家开放,帮助他们研究动物园里的动物。1847年,动物园向公众开放,以增加收入和资助科学研究。那时候电灯和电话还没有发明,地球自转也没有被证明。

  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伦敦动物园不仅诞生了许多明星动物,也在人类文化和科学发展史上占有一席之地。“zoo”一词是由伦敦动物园贡献给英语语言学的。伦敦动物园最早的名字是动物园。后来,生态园这个名字开始被广泛简称为Zoo。1867年,这个词被收入牛津词典,并逐渐成为所有动物园的统称。“Jumbo”(怪物、名词和形容词)这个词也来源于1865年伦敦动物园饲养的一头大象的名字。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伦敦动物园移交了海狮,让它们在伦敦的一个游泳池和威尔士的巴拉湖接受长期的侦察潜艇训练。幸运的是,他们在战争中没有真正打过仗。当他们完成训练并最终部署到英吉利海峡和北海服役时,水听器技术已经完善,不再需要海狮了。它们被安全送回动物园。

  伦敦动物园历史上最受尊敬的动物恐怕就是大猩猩珍妮了。1838年,一个名叫查尔斯达尔文的年轻人参观了动物园,在那里他第一次见到了猩猩珍妮。根据伦敦动物园的历史记载,达尔文被珍妮迷住了,很快就去看了她几次,观察她的反应和情绪,她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倒影的,站在她面前思考了很久,这为达尔文的《物种起源》提供了宝贵的灵感。

  “伦敦动物学会和伦敦动物园是近200年来人类对自然认知的熔炉。达尔文和赫胥黎的大部分思想都是在伦敦动物园形成的。”伦敦动物学会总干事多米尼克梅格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到目前为止,虽然伦敦动物园占地面积只有15公顷——而北京动物园占地约86公顷——但这个小动物园已经收藏了755种动物和2万只动物,其中许多是珍稀濒危动物,是英国收藏量最大的。

  因为面积限制,伦敦动物园在信息密度和展示距离上做了精心的安排,利用环境作为自然隔断,将动物园分割成几块。游客有很多机会近距离接触动物,给它们喂食。动物园里的很多动物都是散养的,游客可能在专注地观察食蚁兽。一只大鸟飞过,树懒在头顶的树藤上慢慢摆动。

哈利波特发现自己超能力的那家动物园要倒闭了……

  

(6月15日,英国进入“解封”新阶段,因疫情关闭数月的伦敦动物园采取限流措施,重新对游客开放。图/受访者提供)

作为以科学研究为目的的动物园,伦敦动物园不但是动物园鼻祖,也是野生动物保护、研究方面的国际标杆。它直接从事动物保护工作,包括饲养、保育和野化放归。伦敦动物园高级新闻官蒂娜坎帕内拉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我们向世界各地的动物保护项目提供资金,为动物保护领域面临的重大挑战寻找最佳解决方案。伦敦动物园是动物保护饲养计划和野化放归的关键贡献者。”

去年,四只在伦敦动物园孵化的北方秃头朱鹭在西班牙被放生,没过多久,伦敦动物园又收养了4只极度濒危的中国大鲵,它们是海关从非法走私者手中解救出来的。

2014年以来,伦敦动物园一直在挽救世界最珍稀的蛙类物种,成功饲养了严重濒危的山鸡蛙,目前已经将51只山鸡蛙放归了加勒比蒙塞拉特岛栖息地。

近些年,有些动物保护主义者反对圈养动物,发起最终废除动物园的“动物自由”运动。蒂娜坎帕内拉不认可这种做法,“优秀的动物园对动物保护至关重要,我们为那些在野外面临严重威胁的物种提供了安全避难所。现在许多物种还不能被重新放归野外,因为它们面临的来自人类或疾病的威胁尚未根除,动物园为这些物种的未来提供了重要的基因库和储备种群。”

“事实是,许多‘野生’地区已经不再是适合动物生存的栖息地。偷猎者将猎杀穿山甲、老虎、大象和犀牛作为非法野生动物贸易的一部分,海洋中的工业化学污染正对海洋生物产生巨大影响,野化放归比人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多米尼克杰梅伊对《中国新闻周刊》解释说。

2018年,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编制的《地球生命力报告2018》显示,无论是哺乳动物、鸟类、爬行动物还是两栖动物和鱼类,它们的数量在短短40多年内消亡了60%。

伦敦动物学会已经参与了多项全球繁育计划,照顾世界各地极度濒危的鸟类、爬行动物、两栖动物和哺乳动物,然后在确保栖息地足够健康,能够维持不断增长的种群,并且没有偷猎、与人类冲突或野生动物疾病风险的情况下,将它们放回原来的栖息地。

2018年,在伦敦动物学会的支持和参与下,贝宁逮捕了4名象牙交易商,并没收了半吨穿山甲鳞片。现在,伦敦动物学会正在与印尼南苏门答腊岛政府就一个景观管理项目进行密切合作,例如建立野生动物走廊,使老虎能够在更大范围内安全穿越。因为当地的棕榈油种植园和工业木材加工产业正在迅速改变老虎、大象、犀牛和猩猩的生存环境。

在偷猎活动泛滥猖獗、人类不断挤压野生动物生存空间、工业开发持续导致气候变化的今天,鼓励和推动人们改变行为,以减少对野生动物生存的破坏性影响,伦敦动物园也发挥着不可或缺的教化作用。“在伦敦动物园,即便漫步片刻,也不会错过强调保护动物栖息地已刻不容缓的宣传。每个动物场馆内,都列出了该物种濒危程度和人类对其生存威胁的详细信息。这种宣传的效果非常震撼,因为在电视上看到人类带给野生动物的灾难是一回事,与这类动物面对面更加真实地感受正在发生的悲剧,又是另一回事。”一位游客在伦敦动物园的留言板上写道。

哈利波特发现自己超能力的那家动物园要倒闭了……

  

(6月初,伦敦动物园的工作人员在张贴标识,提醒保持社交距离,为重新开园做准备。图/受访者提供)

储备正在枯竭

自1826年成立之日起,伦敦动物学会就属于慈善机构,不接受国家资金,只依靠其管理的两家动物园――伦敦动物园和惠普斯奈德动物园的门票收入及会员、支持者的赞助生存。

伦敦动物园自3月20日起对游客关闭,其兄弟动物园惠普斯奈德动物园也于次日关闭。动物园不像博物馆,关闭仅仅是锁上门的问题,无论是大猩猩、斑马、长颈鹿这样的大型动物,还是小到马达加斯加发声蟑螂这样的昆虫,都需要继续保持高水平的人工饲养,这无疑是一笔高昂的成本。动物园内的饲养员和兽医必须维持一定数量以保证基本运行。在动物园关闭的社交隔离期间,50名伦敦动物园员工为了能正常照顾动物,选择住在动物园里。

伦敦动物园高级新闻官蒂娜坎帕内拉给《中国新闻周刊》算了一笔账:“我们有一些储备存款,但动物园每月都有230万英镑的固定成本,我们不会在动物的福利上妥协,喂养和照顾这2万多只动物每个月大约要花费100万英镑。另外130万英镑用于英国和海外的科研、动物保护以及我们中心的成本。动物园的商业模式意味着我们通常会在冬天亏损,然后在夏天的高峰期弥补亏空。新冠病毒在我们即将到达复活节游客高峰期时暴发,我们已经错过了复活节和春假两个学校长假和三个重要的银行假期,每年这几个假期我们原本会有780万英镑收入。”

6月15日伦敦动物园重新开门,但每天限制人流在2000人次,以往每年这个季节的日游客量在8000人次以上。蒂娜坎帕内拉担忧地说:“我们已经极力通过人员休假计划减少支出,但是储备存款还是迅速消耗,马上就要枯竭了。”

最近,伦敦动物学会展开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筹款活动,以确保其开创性的科学研究和全球动物保护工作能够持续下去,使伦敦动物园能够在面临重大经济损失时生存下来。世界自然纪录片之父――近百岁的大卫爱登堡爵士也站出来为伦敦动物园拍摄筹款广告。

伦敦动物学会的目标是筹集1200万英镑,“这样可以支持动物园一年的开销,让我们有喘息的空间,重新站起来。” 蒂娜坎帕内拉说。

让人感到唏嘘的是,伦敦动物学会的一项重要研究就是调查野生动物疾病,例如埃博拉和牛结核病等跨物种传染病的内在成因,Covid-19也属于伦敦动物学会研究的范畴,但疫情造成的隔离却威胁到了研究本身。多米尼克杰梅伊说:“在伦敦动物园动物研究所的科学家可能掌握着防止未来像Covid-19这样的传染病大流行的关键,我们的科研人员正在研究冠状病毒等疾病如何从野生动物转移到人类身上,利用他们的专业知识寻找人类和野生动物和平共存的新途径,我们的研究不能停下来。”

多米尼克杰梅伊回忆起上一次伦敦动物园关闭大门的历史,当德军的炸弹落在伦敦,饲养员仍然拿起他们的铲子清理河马馆。面临食物短缺时,饲养员自己动手为动物种植新鲜蔬菜,伦敦的市民四处收集橡子,捐给伦敦动物园的小动物们。多米尼克杰梅伊说,“80年过去了,今天我们再次呼吁这种支持。动物园是数千只动物的家园,也是一代又一代人通过与动物的快乐邂逅而对野生动物产生热爱的地方。我们已经存在了近200年,我们希望再存在200年。”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