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整合网络营销(重庆整合网络营销哪家便宜)

zhangyang 2022-04-24 阅读:46
  

  4月11日,红星资本局公告,重庆破产法院宣布重庆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能投”)等16家企业申请破产重整。

  重庆最大的煤炭生产商重庆能投,诞生于重庆著名的“八大投”,也是重庆燃气(600917。SH),a股上市公司。作为发债城投平台,重庆能投的债务危机已经持续多年。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地方城投公司破产重组已经不是个例,重庆能投只是其中之一。2019年12月,云南城投(60023。SH)发布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严重资不抵债”,申请破产清算;2020年6月,青海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称,集团及下属16家子公司进入破产重整阶段。

  业内人士指出,一旦城投公司经营不善,资不抵债,破产重组将成为越来越普遍的大概率现象。然而,城投公司的破产重组并不是一个新的想法。国务院和部分省份发文提出,对严重资不抵债、无法清偿债务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依法实施破产、重组或清算。

继青海国投后,重庆能投申请破产重组,地方城投平台“洗牌”加速

  图片由IC photo提供

  重庆“八大投”之一重庆能投申请破产重组

  去年被曝出9亿元债务违约

  4月11日,重庆破产法院官方微信发布消息称,重庆能投等16家企业申请破产重整,法院对这些企业的申请正在进一步审查中。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在申请破产重整的16家企业中,重庆能投、重庆能投生产经营有限公司、重庆永荣矿业有限公司、重庆南桐矿业有限公司、重庆能投贸易有限公司、重庆能投重庆新能源有限公司等。

继青海国投后,重庆能投申请破产重组,地方城投平台“洗牌”加速

  其中,重庆能投是重庆最大的煤炭生产企业,由重庆市国资委全资拥有,注册资本100亿人民币。值得一提的是,重庆能投诞生于著名的重庆“八大票”。

  据《华夏时报》报道,重庆“八大投资集团”是指城投公司、地产集团、高发司、渝富、开投、交旅、水投、水务等八大政府投资集团,从2002年开始逐步建立,以解决财政资金瓶颈。2006年,重庆八大投资项目之一的重庆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与重庆燃气集团共同组建重庆能源投资集团,专注于煤炭、燃气、电力等核心能源产业的专业投资。

  此外,重庆能投是a股上市公司重庆燃气的控股股东。继重庆能投申请破产重整后,4月12日,重庆燃气发布公告称,公司于11日收到控股股东重庆能投的告知函,函中称重庆能投为妥善化解债务风险,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申请重整,同时提交了重整前申请。目前,重庆能投已收到法院合议庭成员通知。

  截至目前,重庆能源投资持有重庆燃气6.45亿股,占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41.07%。以重庆燃气4月12日收盘股价7.21元/股计算,重庆能源投资总市值约为46.5亿元。因诉讼纠纷,重庆能投持有的重庆燃气股权共被冻结7138.23万股,占其持股比例为11.0598%。

  红星资本局发现重庆燃气曾在公告中透露,重庆能投2020年末总资产、净资产分别为1006.46亿元、276.05亿元;2020年度,重庆能投实现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414.49亿元、-6.71亿元。

  重庆能投债务危机持续多年。2017年至2019年,重庆能投的资产负债率均在70%以上。2021年3月,界面新闻曾报道,因无力归还到期的平安银行银行承兑汇票6.85亿元、浙商银行信用证2.3亿元,重庆能源集团形成违约。以此合计,违约金额总计9.15亿元。

  被曝债务违约后,重庆能投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公司正在进行结构转型和行业调整。由于短期流动性问题,本公司及相关子公司的在岸信用证和银行汇票已违约。该公司仍在评估相关事件是否会引发债券下的交叉违约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重庆能投官方微信号发文称,4月11日下午,重庆能投党委书记、董事长宋奎主持召开集团专题会议,研究部署公司前期重组工作。

  上述会议指出,“实施预重组和重组是集团转型发展的首选路径。要坚定信心、冷静应对,切实担负起企业主体责任,依法合规推进预重组和风险化解。要切实做好当前安全生产、转型发展、疫情防控等各项工作,为预重组顺利推进创造安全稳定的环境。”

  截至2020年底,重庆能投的有息金融负债合计约500多亿元。

>青海、云南、重庆,城投破产重组并非个案

  地方城投平台“洗牌”加速

  城投公司成立的主要目的即通过举债融资,为地方经济和社会发展筹集资金,以扩大其融资能力。如今,城投平台正在加速转型中,在此过程中城投公司一旦经营不善、资不抵债,走向破产重组将成为越来越常见的大概率的现象。

  从目前情况来看,地方城投公司破产重组已非个案,重庆能投只是其中之一。

  2020年6月,青海省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投集团”)发布公告,称集团及旗下16家子公司进入破产重整阶段。这也是全国第一家宣告破产重整的省级融资平台。

  青投集团作为产业类国有企业,长期致力于电力、煤炭、有色金属、矿产资源、房地产开发及金融等领域的投资。但在2019年初,青投集团债务危机苗头就逐渐显露了出来。

  据华夏时报报道,2019年2月,青投集团3笔应付利息为1087.5美元的美元债与2000万元的“18青投PPN001”初现延迟兑付;同年8月,又一笔1087.5万美元的债券利息延迟兑付。

  2019年8月15日,其旗下上市企业盐湖(000792.SZ)被泰山实业被告上法院。2020年1月,青投集团一笔利息合计960万美元的美元债出现实质性违约。至此,青投集团资金流动性紧张。

  在青投集团宣布破产重整前,云南城投也申请对其子公司进行破产清算。

  2019年12月,云南城投(600239.SH)发布公告,申请控股子公司云南艺术家园房地产开发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艺术家园”)破产清算。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10月31日,艺术家园总资产9.79亿元,而负债总额高达14.18亿元,净资产为-4.39亿元。云南城投称其“严重资不抵债”。

  地方城投公司破产并非新提法。

  早在2018年9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提出,对严重资不抵债失去清偿能力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依法实施破产重整或清算,坚决防止“大而不能倒”,坚决防止风险累积形成系统性风险。同时,要做好与企业破产相关的维护社会稳定工作。

  到了2021年4月,国务院公布《关于进一步深化预算管理制度改革的意见》【国发〔2021〕5号】提出,清理规范地方融资平台公司,剥离其政府融资职能,对失去清偿能力的要依法实施破产重整或清算。红星资本局梳理发现,江苏、云南、贵州、湖南等省份印发的文件也沿用了这一表述。

  值得一提的是,城投公司破产也是化解隐性债务风险的措施之一。

  2018年10月,财政部发布《地方全口径债务清查统计填报说明》,其中列举了六种化债方式,而采取破产重组或清算就是其中之一。

  红星新闻记者 俞瑶 强亚铣

  责编 任志江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继青海国投后,重庆能投申请破产重组,地方城投平台“洗牌”加速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