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itlab(ChinaITLab Linux实战工程师)

zhangyang 2022-04-20 阅读:47
  

  本文来自微信微信官方账号“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乐,36Kr,经授权发布。

  2021年9月,创投圈诞生了一个很互联网的词,“心智心理互联网赛道”。为了更好的了解这个赛道,我和圈内几位投资科技、医疗的资深风投聊了聊,得到的回应大同小异:

  1)一直在关注,但没有投过票;

  2)一直在关注,已经有项目准备投资;

  3)一直在关注和谈论相关项目。

  从几位投资人来看,最大的共识是:这无疑是一条刚需赛道,不会被忽视;同时,他们最大的疑惑也来源于一个共识:这个赛道是如何标准化的?

3000亿规模的刚需赛道

  不管人们对资本“狂热”投资某个赛道有什么“窃窃私语”,但毫无疑问,资本出没的地方,一定是有市场需求的地方。

  根据全球健康研究所(GWI)2020年发布的研究报告《定义精神健康经济》,全球精神健康市场已经达到1210亿美元的规模。对于中国市场,很多业内人士给出了一个大概的范围:3000亿元。

  3000亿不是小数目,这个空间足够成长耀眼的独角兽或者明星项目。

  为什么这个赛道变成了刚需赛道?

  《中国城镇居民心理健康白皮书》的调查数据非常令人震惊:中国人心理健康的仅占10.3%,其中分别有76.3%和16.1%的人处于亚健康状态,存在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

  按照这个数据,也许10个人中只有1个可以算是心理健康的。

  不仅如此,心理健康仍然是一个边界非常模糊的领域,但这并不妨碍它成为近两年来的热门消费品标签。比如最近一年大火的功能性食品赛道,就强调了“减压”、“缓解睡眠”的功能。

  如果要把精神/心理健康轨道划分到具体的领域,大致可以分为三类:精神病诊疗领域、心理咨询领域、缓解心理情绪领域。这三个区域都不是小赛道。

  在精神科诊疗领域,首先,我国确诊抑郁症患者多达9500万人。如此多的患者中,只有5%得到了治疗;其中,年轻人、孕妇、产后妇女和老年人处于抑郁高峰期。

  其次,我国精神障碍患者已达2.5亿,总患病率为17.5%。

  所以,当你心情很好,2021年下半年昭阳医生能分别拿到2亿和几亿的投资,就很顺理成章了。

  说到缓解心理情绪领域,除了互联网精神病治疗,应该是今年最被资本看好的赛道了。

  2021年8月,心理健康品牌心流冥想获得由Evolve Ventures和光速中国联合领投的数百万美元天使融资;Evolve Ventures的创始人邵亦波也在7月投资了另一个冥想正念平台Heartly lab。

  投资人给出的投资逻辑很简单:“人们发自内心地呼唤安心”,市场和用户需要被“带来更多对生活和人生的美好想象”。

  不难想象,如果是针对美国市场的话,投资者为什么更青睐这类项目。比如欧美两大明星冥想app Calm和Headspace,估值都达到了20亿美元。

  此外,Touzhong.com独家了解到,目前市场上已有不止一家机构决定投资专注冥想的项目;预计交付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完成。

最适合线上的赛道

  一个曾经领过心理健康赛道头部项目a轮融资的行业朋友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观点:这个赛道非常适合搬到线上。

  确实如此。

  在中国,医疗供给严重失衡的事实也为在线医疗平台提供了增量空间;这在精神病诊疗领域也不例外。

  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只有4万名精神科医生,相当于每10万人不到2名精神科医生,仍不到国际标准的1/4。此外,根据《全国精神卫生工作计划(2015-2020)》分析,我国精神科医疗资源主要分布在省级和地级市,县级以下基层医疗机构精神科和心理科较少,精神卫生供给不足,分布不均。

  北京安定医院参与的一份国际研究报告显示,我国精神疾病存在巨大的“治疗缺口”,需要治疗但不寻求或得不到治疗的患者比例极高。在中国,92%的重性精神疾病患者没有接受治疗。

  其次,由于精神疾病的特殊性,相当一部分患者存在不同程度的“污名化”,网络平台为这些群体提供了一个绝佳的空间。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很多投资人提到,近年来资本更加关注互联网精神病治疗相关领域的重要原因是国家对抑郁症政策方向的倾斜。

  例如,2020年9月,国家卫健委发布《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提出到2022年,在试点地区初步形成全民关注心理健康、支持和参与抑郁症防治的社会氛围。作为青少年的重点人群之一,该方案要求将抑郁筛查纳入其体检,为其开设心理健康课程,配备心理健康教师,对精神障碍给予关注和帮助。

  这是我国第一个专门针对抑郁症等精神疾病防治的重大政策文件,也是首次从制度层面关注高校抑郁群体。

  体现在平台数据上,营收也可以证明资本看好在线精神病治疗平台。据了解,好心情2019年营收近3亿元;仅2021年上半年,好心情的业务就比2020年同期增长300%以上。

  目前在这条赛道上,据天眼畅数据显示,好心情已完成4轮融资,融资总额近4亿元;显示

阳医生也融到B轮。除去两者之外,小懂健康也完成了两轮融资。

  和许多互联网平台一样,互联网精神诊疗平台的命运大抵相似:头部效应明显,易成寡头格局。

“很难想明白的赛道”

  不止一位投资人对投中网表达了同一个观点:不敢投,因为想不明白。

  这放在互联网心理咨询领域尤其明显。目前这个赛道较为知名的依然是那几家:壹心理、简单心理、壹点灵。

  根据天眼查,成立于2012的壹心理完成过5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北极光创投、赛富投资基金、头头是道投资基金、鑫羊投资、枫海资本等。最近一轮融资为2019年,B轮。

  简单心理成立于2014年,完成过3轮融资,真格基金、华创资本等是其投资方。最近一轮融资在2016年,A轮。

  壹点灵成立于2015年,完成过5轮融资,58产业基金、元生创投、比邻星创投、约印创投参与过投资。最近一轮融资在2021年,B轮。

  除了壹点灵之外,大多数互联网心理咨询类项目的最后一轮融资停留在2019年,最长的也超不过B轮。

  投中网了解到,投资人会对这个赛道望而却步的原因,还是在于这个赛道如何标准化的问题。“是刚需,但盘不太明白”,一位VC这样说。

  除此之外,专业人士的稀缺恐怕也是这个赛道难以扩张的重要原因。有数据显示,中国真正能胜任心理咨询工作的从业者不足10%。

  而投资过壹点灵的58产业基金在盘点过超10家海外心理健康项目之后,则总结了3点项目要想成功需要具备的共性:数字化驱动、服务产品化、跨界团队。

  可以这么说,无论是从资本层面,还是消费者个人,精神/心理健康无疑正迎来史无前例的关注度。然而不可避免的问题是,与美国相比,中国的精神心理健康行业在需求侧、支付端、供应链依然还在摸索发展阶段。

  但正是这样特殊的领域,我们更应该对它抱有期待和正名。无论是罹患精神疾病的患者,还是存在心理困扰的群体,都要坚信:“黑夜无论怎样悠长,白昼总会到来。”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