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牛帮(千牛帮平台)

张工 2022-07-08 18:30:47 阅读:51
  

  四集电视专题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于23日晚在央视综合频道播出第三集《坚守铁规》。福建泉州一家用作集中隔离健康观察点的酒店倒塌。从土地审批、建筑建设改造,到酒店违规经营,是如何被选为疫情防控点的?各级出现了多少问题?

  视频加载.2020年3月7日,在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时候,福建泉州一家作为集中隔离健康观察点的酒店倒塌的消息引起强烈关注。事发时,共有71人被困楼内,多为外地来泉州,需要集中隔离和健康观察的人员。经过救援,42人幸存,另有29人遇难。


楼体坍塌、29人遇难......一个违章建筑怎么变成了疫情隔离点?


  欣佳酒店坍塌事故幸存者 杨丹:摇了摇,响了一声,一声巨响,它直接倒了下来。

  我们两个在欣佳酒店坍塌事故幸存者 王涛:足够幸运,可以搬进去。


楼体坍塌、29人遇难......一个违章建筑怎么变成了疫情隔离点?


  湖北公安县的王涛和杨丹是一对年轻夫妇。他们在泉州经营豆腐店已经很多年了。幸运的是,他们活了下来,但王涛的父亲和表弟却因意外丧生。让王涛特别难过的是,这一年,他原本打算让父亲不再辛苦,留在老家和母亲一起享福。但因为疫情期间工人难找,他父亲说要过来帮忙。家人回泉州复工时,按当地防疫规定到酒店隔离。谁知道天人永隔?


楼体坍塌、29人遇难......一个违章建筑怎么变成了疫情隔离点?


  王涛:有很多不经意的事,突然觉得,普通的事,简单的事,突然想起我爸的点点滴滴。在做豆腐的作坊里,我感觉他几乎无处不在。

  只要杨丹:住在酒店里,人们就会感到委屈。他没说他偷偷想开门,也没说他偷偷跑下楼。然后突然,人都不见了,然后突然,他好受伤。他一定(委屈)了。


楼体坍塌、29人遇难......一个违章建筑怎么变成了疫情隔离点?


  对人民生命财产造成严重损害的,要查明事故原因,严肃追究责任。国务院事故调查组的调查结论表明,这是一起以违法建设、改建、加固为主的重大生产安全事故。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指导下,福建省纪委监委、泉州市纪委监委依据有关规定成立问责调查组。在国务院事故调查组调查的基础上,依法依规对事故涉及的相关公职人员进行了调查。

  福建省泉州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李翔毅:,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的问题从这次事故中,我们应该说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了它的危害性,因为确实有很多公职人员,他们的存在就是这样一个问题,就是形式主义,就是说他们对自己的工作,包括官僚主义,不认真负责,把工作推给下属,不认真执行。

?" >


  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些党员干部、公职人员没有把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真正放在心上,搞形式、走过场,失职渎职,放任欣佳酒店长时期违法违规新建、改建、装修、加固,没有守住安全底线,最终酿成惨烈事故的整个过程被逐步揭开。

  福建省泉州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李翔毅:这个事故是一个大的整体,我们主要从四个模块入手,一个是土地的审批环节,第二个环节就是欣佳酒店所在这个楼栋的建设和改建这个环节,第三就是他这个欣佳酒店的违规经营这个环节,第四个环节就是如何被选为疫情防控这个点,我们就是围绕这四个环节进行调查。

  调查结果显示,坍塌的欣佳酒店,从2012年地基开挖的第一天起,就是一栋违章建筑,它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存在。


楼体坍塌、29人遇难......一个违章建筑怎么变成了疫情隔离点?


  欣佳酒店建筑业主 杨金锵:它是一个违章建筑,从始至终。

  杨金锵是欣佳酒店建筑的业主,事故的直接责任人。他的公司拥有酒店所在土地40年的使用权证。2012年7月,他和一家汽车公司签订协议,建设一栋四层钢结构的建筑,出租给汽车公司作为4S店使用。杨金锵为了省钱省事,没有办理任何法定手续,就将工程包给无资质人员直接开工了。为了避开城管执法检查,他找到时任常泰街道主要领导,以4S店着急开业来不及办理手续为借口,希望他和城管打招呼,允许自己先建后批,并当场送上一万元。


楼体坍塌、29人遇难......一个违章建筑怎么变成了疫情隔离点?


  时任福建省泉州市鲤城区常泰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 张惠良:一万块钱,说实话他就放在我茶几上,就没退给他,所以我是非常后悔,说实话。

  杨金锵还请托张惠良,希望街道以招商引资为理由,帮他向区里申报“特殊情况建房政策”审批,张惠良也同意了。这是当时泉州市鲤城区自行制定的一个政策,内容是对于因各种缘由无法办理正常手续的个别建设行为,经区特殊情况建房领导小组批准,可以先行建设。这个所谓的政策,是以会议意见代替行政许可,违规越权审批建设项目,严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区政府也明知这一点,所以从未正式下发文件。

  时任福建省泉州市鲤城区副区长 区特殊情况建房领导小组成员 陈财水:为了经济的发展,研究通过它了,就没有强行(要求)他把它拆掉,变成政府研究同意他违章盖房了。


楼体坍塌、29人遇难......一个违章建筑怎么变成了疫情隔离点?


  有了这个挡箭牌,杨金锵的违章建筑顺利建起来了,未经竣工验收备案就投入了使用,相关部门也没有进行后续的督促监管。2016年,杨金锵又私自违法改建,在建筑内部增加夹层,从四层改为七层,隔出了多个房间,正是这次改建,埋下了最终导致建筑坍塌的重大隐患。

  泉州市住建局总工办副主任 谢永明:四层变成七层之后的话,它这整个建筑的重量从31100千牛,增加到52100千牛,这样子的话就超过它柱子的极限承载能力了,所以说已经处于一个坍塌的一个临界状态。


楼体坍塌、29人遇难......一个违章建筑怎么变成了疫情隔离点?


  这次改建历时好几个月,各种砂石材料运进运出,动静并不小,但该辖区的城管执法中队竟然并未发现。

  福建省泉州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李翔毅: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城管部门他们每天都有这个巡查的任务,都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就是有这种走过场的这种思想,就是去转一转,看一看,没有真正认真深入地去进行检查、进行排查。

  调查表明,严重失职失责的,不只是城管部门。泉州市各级住建部门对建筑活动和工程质量负有监管主体责任,但对于欣佳酒店建筑的长期违法违规行为从未发现和查处。消防部门也负有重大责任,欣佳酒店建筑最初建成后,必须经过竣工验收消防备案才能使用。当时消防备案采取的是抽检制度,杨金锵知道自己的建筑不合法,一旦被抽中肯定通不过,他于是找到消防中队对面开茶叶店的黄志图,提出把消防工程包给他做,条件是帮他顺利过检。


楼体坍塌、29人遇难......一个违章建筑怎么变成了疫情隔离点?


  涉案人员 黄志图:意思是你这个工程你不要让我抽中,你让我合格。你在消防大队门口开茶叶店,必然人家都会联想到你有一些关系,是吧?人家老板亲自来找你,让工程给你做,这是天上掉下的馅饼,这么好的事情谁又会去推托呢?

  黄志图于是找来常来茶叶店的消防部门干部刘德礼帮忙,刘德礼收受了杨金锵十万元贿赂,就采取一些手段使得他没有被抽中检查,自动审核通过。

  时任泉州市消防支队后勤处战勤保障大队副大队长 刘德礼:扮演了就是一个助纣为虐了,如果说我没有帮助他,不答应他或者说直接给他一口回绝掉,那这样后续的这些事情可能都不会发生。自己自作孽。


楼体坍塌、29人遇难......一个违章建筑怎么变成了疫情隔离点?


  调查发现,刘德礼不止一次帮助杨金锵蒙混过关。到2018年,杨金锵对建筑加层改建之后打算开酒店,就必须再次经过竣工验收消防备案,拿到消防安全检查合格证,才能到公安部门申请特种行业许可证。杨金锵于是再次找到刘德礼,向他要了一张空白合格证,自己制成了一张假证。

  福建省安溪县纪委副书记 监委副主任 专案组成员 刘金顺:这个空白的,然后拿去文印店把这些给打上去,然后伪造了一个公章盖上去。

  到2020年3月7日酒店倒塌时,刘德礼作为消防人员也参加了现场救援,那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造成了多么严重的后果。


楼体坍塌、29人遇难......一个违章建筑怎么变成了疫情隔离点?


  时任泉州市消防支队后勤处战勤保障大队副大队长 刘德礼:七天的救援,我们都在现场,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因为这样一种方式结束自己的救援生涯。说实话我们职责是救人的,反而会因为我的这个徇私舞弊,这样反而害了这么多人,一失足成千古恨了呀,突然一下子自己的人生全部颠覆掉了,全部都没了。

  在当天救援现场,心情格外复杂的除了刘德礼,还有几名来自鲤城区公安分局的工作人员。他们都记得,欣佳酒店正是经自己之手审批,获得了开酒店必备的特种行业许可证。


楼体坍塌、29人遇难......一个违章建筑怎么变成了疫情隔离点?


  时任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党组成员 副局长 张汉辉:当一条条鲜活生命被盖上了白布抬出来的时候,看到那个场面,应该说不管什么人都会泪流满面的,心中受到极大的谴责。

  杨金锵提交的申报材料存在严重造假和多项缺失,如果认真审核绝不可能获批,但问题就是,每个经手的人都没有认真。

  福建省安溪县纪委副书记 监委副主任 专案组成员 刘金顺:鲤城公安局有点不可思议的地方就是什么,从窗口到专管民警,到副大队长,到副局长,层层没有把关,层层失守,大家都在敷衍应付,就造成了这个该发现的都没有发现,该处理的都没处理。


楼体坍塌、29人遇难......一个违章建筑怎么变成了疫情隔离点?


  收件窗口是第一关,按照职责要对材料进行核验。只要和消防合格证发证单位联系一下,请对方查一下编号,立刻就能鉴别真假,但窗口工作人员实际上却只收件,不核验。随后的第二关是到现场检查,但也是变成了走过场。

  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治安大队一中队指导员 吴家晓:自己都知道,就是没有认真。我有这个机会阻止酒店的经营,但是我没有做到。

  吴家晓就是负责现场检查的治安专管民警,从他现场填写的检查验收意见表就能看出,他当时的工作状态漫不经心。

  福建省安溪县纪委副书记 监委副主任 专案组成员 刘金顺:没有房产证,他给他写上有房产证了。他是检查人,应当签署在检查人这一格里面,他给他写到被检查人这一格,那像这种的话,签反都没人发现,非常地随意,而且很不认真,这样都能够弄错。


楼体坍塌、29人遇难......一个违章建筑怎么变成了疫情隔离点?


  这张有着明显错误的验收意见表,和杨金锵提供的存在诸多问题的材料,随后又经过了鲤城公安分局治安大队领导、分管副局长两级审批,但他们都是随便翻了翻就直接签字。这样的工作作风,让逐级把关的制度设计失去了意义。

  时任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党组成员 副局长 张汉辉:他们的第一关如果没把好,那还有第二关、第三关呢,还有我的第四关。我作为领导,我觉得(如果)能够在最后一关能够把好审批的职责,也不至于造成这种沉重的后果。


楼体坍塌、29人遇难......一个违章建筑怎么变成了疫情隔离点?


  杨金锵就这样获得了特种行业许可证,2018年6月,在这栋有严重安全隐患的建筑里,欣佳酒店正式营业。到了2019年,福州市发生一起房屋倒塌事故,省委省政府部署立即对全省房屋质量进行一次专项排查,发现隐患,开展整治。遗憾的是,鲤城区相关部门并没有真正落实到位,只是层层发文向下布置,最后竟变成了让房屋业主自查。

  福建省泉州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李翔毅:下压给了这个社区,就是让社区的人去检查,社区的这些人到那个房子那边,拿一张表格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填,看你有没有问题,这种方式是肯定检查不出问题的,就是为了应付上面布置的任务,走形式。


楼体坍塌、29人遇难......一个违章建筑怎么变成了疫情隔离点?


  到了2020年1月10日,杨金锵对建筑局部重新装修时,发现有三根钢柱严重变形,杨金锵却要求工人不要声张。

  欣佳酒店建筑业主 杨金锵:肉眼也是清楚地可以看出来变形,我就跟工人说,我说怕主要是一个是我们店面是要出租的,不管你认为怎么样,别人总是听了就会担心,这个事你暂时先别说出去。


楼体坍塌、29人遇难......一个违章建筑怎么变成了疫情隔离点?


  杨金锵毫无安全意识和责任心,自认为加固一下就没有问题,由于春节工人要回家,他就决定春节后再加固,不料春节前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防疫成了全国头等大事。由于相对远离居民密集区,这家酒店就被选为外来人员集中隔离健康观察点。这一选点未经认真调研、安全排查就草率作出,各级领导都没有到现场检查,而最终引发事故的导火索,也和防疫管理要求落实不到位有关。集中隔离健康观察点本应严格封闭管理,但事故发生前三天,杨金锵组织工人到酒店开始进行焊接加固作业,连续三天随意进出施工,也无人来过问,防疫管理显然严重流于形式。


楼体坍塌、29人遇难......一个违章建筑怎么变成了疫情隔离点?


  泉州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王远恒:他们这一块的工作就是不深不细不实,这个功能很特殊的,责任也很大的,很重大的,毕竟你是要集中隔离的地方。建筑物的这个情况,其实这些都是要深入地再了解、再排查一下的,但是都没有啊。

  在防控疫情紧要关头,一些人仍然漠视人民生命安全,还在搞形式、做样子,对工作抓而不细、抓而不实。这栋建筑的结构长期严重超荷载,早已不堪重负,不专业的焊接加固作业的扰动,最终打破了处于临界点的脆弱平衡,引发连续坍塌,29个鲜活的生命随之骤然而逝。


楼体坍塌、29人遇难......一个违章建筑怎么变成了疫情隔离点?


  福建省委原常委 省政府原副省长 张志南:内心就感觉到很内疚,这些年来一直在抓安全生产,要检查要排除隐患,要排查这些安全的隐患,开了不老少的会,提了不老少的要求,下了不老少的文件,怎么就在鼻子底下,就在这个马路边上的这个(酒店)出现这样子的一个情况,就是感觉到我们的很多工作没有做好,没有落实到位。

  张志南,福建省委原常委,省政府原常务副省长,2020年4月被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立案审查调查。调查发现,在抗疫工作最紧张的时期,张志南作为省应对新冠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却频繁擅离岗位,办理个人私事,心思根本没放在抗疫上,工作中走过场、搞形式,致使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在落实上出现“中断层”。


楼体坍塌、29人遇难......一个违章建筑怎么变成了疫情隔离点?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 盖伟卓:在落实党中央的决策部署时,敷衍应付。他检讨自己在疫情防控的大考前不仅没有考好,而且考得很差,认识到自己落实中央的决策部署不力。平常就习惯于听听面上的工作,按照事先设计好的路线去检查工作,那么在疫情大考的关头,这些平时的一些现象就毫无保留地暴露出来了。

  就在欣佳酒店倒塌前不久,张志南到泉州市检查疫情防控工作,然而,他并没有带着扑下身子发现问题的态度开展工作,只是走马观花,防疫隔离点则根本没有去。


楼体坍塌、29人遇难......一个违章建筑怎么变成了疫情隔离点?


  福建省委原常委 省政府原副省长 张志南:看了我记得是六七个点,每个点大概就二十来分钟,其他点走马观花走了,但连这个点就在路边,类似像这样的点我都没有去。平时呢现在我们下去基层调研,基本上说心里话都是被安排,就变成了一种惯性,一种形式主义的一种惯性,也是一种官僚主义。

  张志南既没有自己到防疫隔离点检查,也没有就相关工作对当地作出任何布置、提醒,这样的检查除了表示自己来过了、看过了,没有任何实际作用。此外,张志南还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和生活纪律,构成严重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滥用职权犯罪,受到开除党籍和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楼体坍塌、29人遇难......一个违章建筑怎么变成了疫情隔离点?


  围绕这起事故,纪检监察机关对49名公职人员进行了追责问责,其中7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41人受到党纪政务处分,1人受到诫勉。在这49人中,从杨金锵那里收受过财物的人只有少数几人,绝大多数人并没有利益关联,却由于工作不认真不尽责,共同造就了这座违法违规的夺命建筑。

  泉州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王远恒: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就在这里,还是不够负责任,对我们人民群众生命安全不够负责任,不够严谨。

  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这种隐性作风问题,难以发现和整治,一旦显现出来又往往容易酿成严重后果,必须警钟长鸣。


楼体坍塌、29人遇难......一个违章建筑怎么变成了疫情隔离点?


  2020年1月1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76次公开发布全国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统计月报,与之前相比,这次的月报统计表有一个显著变化,就是首次向社会公开发布查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的数据。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副主任 王为民: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影响着我们党的重大决策部署、影响我们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落实。指标体系的调整,主要是明确工作思路,明确工作导向,推动我们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围绕我们这个重点,围绕我们的突出问题进行精准施治,精准施策。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