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网络公司排名(重庆网络公司排名)

张工 2022-07-08 18:11:52 阅读:90
  

裁员成“毕业”,3月的互联网打脸比奥斯卡还响


  3月28日,奥斯卡颁奖典礼现场,新科影帝威尔史密斯走上舞台,一巴掌打在了喜剧演员克里斯洛克的脸上,震惊了全世界。这出人意料的打脸“挽救”了平淡沉闷的典礼,近800万名观众闻讯而来,收视率直线拉升。

  有评论说,这一巴掌,打出了奥斯卡的春天。

  而这个春天的其他打脸时刻,就有点沉重且残忍了:酸菜变味,伤及泡面;偶像偷税,品牌遭殃;叮咚买菜的鱼死了,每日优鲜的债多了,擅长打口水仗的盒马也开始关店了;京东和B站的一些员工被裁了,公司发来了祝福:恭喜你,毕业了。

  打脸越来越多,预示着不确定性成为生活的常态。但还有人坚持理想,罗永浩终于快还完债了,又要回到科技行业继续奋斗。相比之下,有人本来的梦想是做“在线教育的优衣库”,现实是投资房地产失败,卷了一大笔钱跑路。

  这里是“Pia Pia Time”第14期,希望春风能抚平这些伤痛。

  策划 | 揉面分诊台

  “土坑酸菜”,坑了巨头,伤了菜农

  这酸爽,谁都不敢相信

  今年315最出名的一个,打脸,味道像酸菜,还夹杂着一些其他的特殊气味。

  把这一幕展现在全国观众面前,极具冲击力——原来你手里那碗泡面里的老坛子酸菜不是来自老坛子,而是产自一个农民的坑。最重要的是,工人们光着脚或鞋子在酸菜堆里走来走去,吃完的烟头直接扔进酸菜坑里。

  方便面爱好者脸上隐隐作痛。你再也不能直视酸菜包装上宣传的“全程发酵”“酸爽爽口”了。不用担心“饱满”部分的酸酸爽口的发酵。

  稍微恢复后,就该和方便面品牌算账了。被曝光的酸菜生产商湖南泽奇菜业和金瑞食品分别是康师傅和统一的供应商。当初想统一的老坛酸菜牛肉面横空出世,康师傅措手不及。后者迅速跟进;统一对手“有人模仿我的脸”的内涵,康师傅也不太放弃,打出“不仅酸,康师傅老坛更好”的口号。

  为了打赢这场战争,康师傅和统一祭出了买泡面送香肠的大招。这两家公司每年总共消费超过40亿根香肠。315晚会后,他们连连道歉,食客们的心却无法挽回。甚至在疫情防控的关口买菜,上海超市货架上的老坛子泡面都是市民留下的。从远处看,一团紫色非常刺眼。

  受伤的是湖南省华容县的菜农。每天,人们都会参观中国最大的芥菜种植区。市面上85%的酸菜原料来自华容,酸菜也维系着13万华容人的生计。菜农们没想到,当地惯常的“一个土坑里的酸菜”的做法,突然成了众矢之的。有人觉得华融十万人的产业,经过三十多年的努力,一夜之间就垮了。


裁员成“毕业”,3月的互联网打脸比奥斯卡还响


span >西安一家便利店在方便面货架旁悬挂老坛酸菜方便面调料包的检验报告。图 / 人民视觉

“老公”不是真心,“榜一大哥”其实是托

是你的钱多,还是直播的套路多?

  315选送的另一则打脸,来自乱象频出的直播间。

  打赏大哥在女主播的直播间里豪掷千金,想和女主播聊聊天,可万万没想到,手机那头口口声声喊老公的,竟是公会的男运营。


裁员成“毕业”,3月的互联网打脸比奥斯卡还响


  口口声声叫“老公”的女主播背后其实是男运营。图 / 微博@央视财经

  这个案例来自于哈尔滨一家名叫聚享互娱的MCN公司,这些男运营在入职面试的时候就被HR告知了工作内容:“你是以主播的身份和他聊天,你要维护一些之前给你刷过礼物的人,让他继续给你消费。”至于为什么得是男运营,因为“男人更懂男人”。

  当然这群大老爷们为了骗人打赏,也不止装成女主播“嘘寒问暖”,还会安排主播连麦PK,或者自己给自己打赏,炒热气氛,甚至成为“榜一大哥”,带动更多的“大哥”加入打赏的队伍。

  只不过在3月30日之后,这种吸引流量的办法也要被整顿了,国家网信办、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印发意见指出:网络直播平台和网络直播发布者不得通过虚假营销、自我打赏等方式吸引流量,诱导消费者打赏和购买商品。

  看来,“大哥”们的钱包能保住了。

偷税漏税又塌房

邓伦“消失”,古茗不慌?

  3月15日这天,塌房事件不仅仅发生在央视晚会现场。“邓伦偷逃税”像是一颗惊雷,震得娱乐圈直晃荡。

  调查显示,邓伦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通过虚构业务转换收入性质进行虚假申报,偷逃个人所得税4765.82万元,其他少缴个人所得税1399.32万元。依据相关法律法规规定,上海市税务局决定对邓伦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06亿元。

  塌房就在一瞬间。邓伦“好好做人,认真演戏”的微博签名成为打脸的证据,道歉信中“一如既往地积极努力工作”的希望,看上去也随着抖音、微博等社交账号的封禁落了空。

  邓伦的工作停摆了,而对于请他做代言人的品牌和有他参与的剧集、综艺来说,麻烦刚刚找上门。云米、雪花秀、巴黎欧莱雅、久久丫等一连串的品牌火速行动起来,解约的解约,删除物料的删除物料;《大侦探》等综艺也开始地毯式清除行动,一切和邓伦相关的信息,都被迅速抹掉了。

  同样在这个月被曝偷逃税的,还有一家叫做古茗的奶茶企业,偷逃税超2322万元,被台州市税务局罚款逾1161万元。相较于邓伦引发的动荡,古茗显得并不慌张,其对媒体称,“处罚系2019年及之前的税务问题,当年已主动向相关政府部门进行补缴”,加盟、店铺均不受影响。


裁员成“毕业”,3月的互联网打脸比奥斯卡还响


  古茗门店。图 / 视觉中国

  但与此同时,这家网红奶茶品牌上个月的一桩旧案又被牵扯出来,视频自媒体@内幕纠察局发布消息称,其暗访古茗武汉广场店,发现该店仅剩余一点的牛奶也会篡改日期,酸奶过期4天还在使用,冰箱里还有腐烂的柠檬。对此,古茗方面留言回应称“已第一时间对该门店进行了关店、全面彻查,并对全国门店食品安全工作全面检查”。

  打脸这件事,真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罗永浩打脸“真还传大结局”

“锤子”不再,还能“交个朋友”吗?

  这个3月,罗永浩很忙,忙着打脸。

  打脸对象先是一张视频截图。那是罗永浩在一场活动上提及他的前老板、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PPT上写着“教育界下岗人员转行做主播”。网友转发时评论称“大仇得报”,但罗永浩痛斥“起哄架秧子使坏”的人,并放出了完整视频,表示自己本意是称赞俞敏洪了不起。

  紧接着换成了中国移动。罗永浩发微博吐槽运营商在用户不知道的情况下,设置了丑陋的视频彩铃,“除了每月悄悄扣钱,还会折磨给你打电话的人”,要想取消流程也极其复杂。

  后来,有媒体援引交个朋友内部人士的消息称,“真还传”即将迎来大结局,罗永浩最早将在4月彻底还完债务,未来还会在交个朋友客串直播,“每年可能几十场”,相当于“签约艺人”,“签约费”大约1亿元。

  这下,老罗彻底坐不住了,连转近十条相关消息,每一条都斩钉截铁:纯属谣传,“还完了我们自己会第一时间官宣的”。他特别强调,签约费要比1亿元“高很多”。

  在一片嘈杂的信息中,也有得到罗永浩验证的消息。他的确即将淡出交个朋友的日常管理,重回科技圈,启动新一轮的创业项目。

  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否认了一部分曾经的自己,至少新公司不会再叫锤子了,“叫这个名字本身有很大的问题,我们做一个比较酷的比较创新的科技产品,肯定不希望它的公众形象是滑稽的”。


裁员成“毕业”,3月的互联网打脸比奥斯卡还响


  罗永浩发微博表示还完债务会第一时间官宣。图 / 微博@罗永浩

万门大学爆雷,“神童”校长跑路

“我们要做在线教育的小米、优衣库”

  经历了2021年的痛彻心扉,在线教育行业又在这个3月爆了一颗雷。成立于2012年的万门大学,突然解散了收费用户的VIP群,创始人童哲疑似卷款跑路,留下一个无法联系上的手机号,和一堆投诉无门的用户和员工。

  这是一家自称提供终身在线学习服务的“大学”,服务内容是直播和录播课,涵盖职业成长、考证升学、本科学习等各个领域。据童哲自己解释,万门取自英文“one man”,意为一个人通过这所“网络大学”能推开千千万万扇学科大门。

  最开始,童哲对万门大学的定义是免费和公益,但后来它相继推出了大量的付费课程,和售价从几千到两万多不等的VIP班,甚至在2021年10月,借着成立9周年“回馈老用户”的名义,推出了“学够3600小时返全款”的活动,此前交过钱的VIP用户还要再补交9999元或14999元。


裁员成“毕业”,3月的互联网打脸比奥斯卡还响


  万门大学推出各种金额庞大的“奖学金活动”。图 / 网络

  为了鼓励用户买课,万门的销售们算了一笔账,不吃不喝每天学24小时,仅需150天就能拿回所有的学费。有人发现,只要挂着就能算时长,不管你是不是真学,于是老用户们乖乖掏了钱、进了群,但150天的期限还没到,3600小时显然没可能学完,VIP群就解散了,他们被现实狠狠地打了脸。

  回溯万门大学的发展历程,童哲本人的光鲜学历是这个梦的开始。他高三那年,以全国高中物理竞赛福建省第一名的成绩被保送北大物理学院,后考入巴黎高等师范学院攻读物理硕士,一度被冠上“神童”称号。

  这位光环加身的创始人曾经在采访中表示“要做在线教育的小米、在线教育的优衣库”,在知乎晒出自己给雷军、李彦宏、张朝阳“讲了三个小时人生经验”的照片,还曾在微博大声宣告:“雷军老师也加入万门大学终身VIP啦!”

  不过小米内部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网传“雷军加入万门大学”纯属碰瓷行为,雷军并非出于自愿加入该社群。“就是有朋友组局介绍认识,对方就直接把他拉进群了,但他发现不对劲后马上就退出了。对方就是利用他被拉进群的显示,用于炒作。”

叮咚买菜的鱼死了,每日优鲜的债多了

炮轰叮咚的盒马也在关店


  这个3月,当初一起争夺“生鲜电商第一股”的叮咚买菜和每日优鲜,一起成为了被打脸的对象。

  叮咚买菜被生鲜的质量打了脸。起因是叮咚买菜位于北京的一家前置仓,被曝存在死鱼冒充活鱼、更换过期标签等问题。3月17日,北京市场监管局官方通报:已对叮咚买菜启动调查,消息一出,叮咚买菜股价应声暴跌20%。


裁员成“毕业”,3月的互联网打脸比奥斯卡还响


  叮咚买菜以新鲜货物和快速送达为宣传口号。图 / 视觉中国

  每日优鲜则是被拖欠的债务打了脸。有媒体报道,其拖欠诸多供应商货款,欠款金额最多的接近千万元,还有供应商在其总部大楼下拉横幅讨债。

  看竞争对手“落难”,有人坐不住了。盒马CEO侯毅直接在朋友圈开炮,称叮咚买菜“估计马上要爆仓……靠投资方的资本无序扩张,价格补贴,赢得市场是不长久的,冬天来了,谁在裸泳?”试图打脸叮咚。

  盒马和叮咚的梁子,早就结下了。早在2021年底,盒马鲜生在上海地区推出“斩钉价”,侯毅表示盒马成立至今,从没有进行过价格战,但面对生鲜行业多业态的激烈竞争,盒马同样有价格战的能力,既然打了,那就是长期战争。对此,叮咚买菜CEO梁昌霖也隔空回应:“商业竞争很正常,老二最大的梦想就是要拼死跟老大干一场。”

  而后到了今年1月,侯毅又发了一张叮咚股价截图,并配文“好惨烈,上百亿资金困在里面”。直至此次朋友圈喊话,双方口水仗打了好几轮。

  只是在CEO往前冲锋的时候,盒马同时经历着收缩。3月初,5家鲜生门店同时关闭,其中两家位于南京,青岛、成都、广州各一家。说到底,还是同在“生鲜电商”这条船上的人啊,打脸太狠,容易伤到自己。

“毕业快乐,你工作没了”

京东、B站重新定义裁员

  过去,被裁员意味着失业,但这个3月过后,被裁员有了新的定义――恭喜你,毕业了。

  给出这份定义的有B站。大家第一次知道,B站不仅有毕业歌会,还有只限员工才有机会参与的“bilibili毕业日”。

  还有京东。在一份写着“毕业须知”的信件上,京东称呼收信人“亲爱的JDer”,并且送上了祝福:“毕业快乐!恭喜您从京东顺利毕业!”


裁员成“毕业”,3月的互联网打脸比奥斯卡还响


  京东给被裁员工发的“毕业信”。图 / 网络

  京东不是第一次因为裁员被关注了。早在2018年,京东创始人刘强东曾经表态称:“永远不会开除一个兄弟。”但转年的开年大会,他就决定2019年末位淘汰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高管,并在朋友圈公开发文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兄弟”。

  但这一次裁员还是引发了空前的关注。据界面新闻报道,不少员工自3月21日后陆续被部门领导与HR约谈,被要求于3月31日离职。由于未能做到提前30天通知,京东给出了“N+1”的赔偿方案。对此,京东回应称此轮裁员只是业务板块的正常优化,京东主体业务依然健康发展。

  同样被裁员阴云笼罩的,还有电商企业有赞。据红星资本局报道,有赞把不赚钱的部门都裁掉了,“产研裁了70%,其中教育的产研裁了100%,微商城和零售的产研裁了30%;中台技术裁了79%,销售没裁”。

  有赞的回应是,规模被夸大了,实际调整比例是20%左右,且教育部门被全部裁员不属实。

  2017年,有赞创始人白鸦接受采访时强调“全世界没有任何一家软件公司像我们一样囤积人才、重视产品和技术”,将会持续坚守技术人才超过50%,销售人才低于技术性人才的比例。

  但到了2021年,白鸦也无法守住自己的承诺。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底,有赞员工人数总计4494人,销售人员占比42%,产品技术人员占比37%。

  寒冬还没有过去,不知道那些在扩张时代竖起来的旗帜,还有多少能在凛风中屹立不倒呢?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侵权必究。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