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面信息优化(负面优化是什么意思)

张工 2022-07-07 18:58:17 阅读:41

负面信息优化(负面优化是什么意思)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赵子健 北京报道

  12月27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发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1年版)》、《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1年版)》,自2022年1月1日起施行。

  与2020年版相比,2021年版国家和自贸试验区进一步缩减为31条和27条负面清单,缩减比例分别为6.1%和10%。

  变化主要包括:一是进一步深化制造业开放。在汽车制造领域,取消乘用车制造外资比例限制和同一外国投资者可在中国设立两家及以下合资企业生产同类整车产品的限制。在电视设备制造领域,取消对外商投资卫星电视广播地面接收设施及关键部件生产的限制,按照内外资一致的原则进行管理。此次修订,明确了自贸试验区制造业的负面清单。

  二是自贸试验区探索放宽服务业准入。在市场调查领域,除广播电视收听收看调查必须由中方控股外,取消外资准入限制。在社会调查领域,允许外国投资者投资社会调查,但要求中方股比不低于67%,法定代表人应具有中国国籍。

  三是提高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的准确性。在负面清单的说明中,增加了“从事外商投资负面清单的境内企业,禁止在境外发行股票和上市交易的,应当取得国家有关主管部门的批准。不允许外国投资者参与企业经营管理,其持股比例按照《外国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管理有关规定》执行,证监会及相关主管部门对从事负面清单的境内企业境外上市融资实行精准管理。

  四是优化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管理。根据《外商投资法实施条例》,在负面清单的说明中增加了“外商投资企业来华投资应当符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的有关规定”。为做好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与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的衔接,在负面清单的说明中增加了“《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相关规定统一适用于境内外投资者”。

  

充分履行对外承诺

  2021年1-11月,我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10422亿元,同比增长15.9%,超过2020年的9999.8亿元。

  此前,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强调,今年中国将继续削减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扩大外商投资市场准入,加强投资促进和保护,将以实际行动深化国内改革,扩大高水平对外开放,实现自身高质量发展,也为世界经济增长作出更多贡献。

  12月27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发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1年版)》、《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1年版)》,自2022年1月1日起施行。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新的外商投资负面清单是中国扩大对外开放的既定政策,全面履行了中国的对外承诺。

  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发布的《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指出,汽车行业分类型过渡期对外开放,2018年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比例限制,取消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

  白明指出,新版清单的进一步缩减将有助于中国更好地开展信息化建设,抓住“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发展机遇。中国需要加强国际合作

  与《海南自由贸易港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0 年版)》相比,2021年新版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共有27条。取消卫星电视广播地面接收设施和关键零部件生产限制,禁止投资稀土等矿业。

  对此,白明分析,2021年新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与海南自由贸易港总体一致,可以倒逼海南自由贸易港进一步缩减负面清单。“禁止投资稀土等矿业是从国家经济安全的角度出发,也有利于保护生态环境。”白明说。

  

朝CPTPP的高水平开放迈进

  2021年9月16日,中国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

  2022年1月1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将正式生效。获准成员之间90%以上的货物贸易最终将实现零关税。

  白明分析说,这一负面清单为中国全面履行RCEP的承诺创造了条件。中国企业也可以利用RCEP带来的机遇,在RCEP成员国之间建立产业链和供应链。

  白明认为,新的负面清单使中国朝着CPTPP的高水平开放又迈出了一步。RCEP和CPTPP的开放程度是有一定区别的。在这种差异下,中国需要循序渐进,逐步缩小与高水平开放的差距,最终实现跨越式发展。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桑百川此前表示,随着外商投资负面清单的不断缩小,可以开放的领域已经基本覆盖,未来进一步扩大准入的空间不大。今后要把准入和准经营结合起来,消除外商投资在经营管理中遇到的“大门敞开,小门关闭”的局面,进一步提升外商投资的自由化和便利化程度。

  在白明看来,处理好准入与准营的关系,需要进一步推进政府职能转变和“放管服”改革。应该加快“一业一证”、“证照联办”以及涉企经营许可事项实行“告知承诺制”等一系列有助于优化营商环境与投资环境的改革,从制度层面为外资提供更大便利。

  此外,国家发展改革委相关负责人介绍,2021年版外资准入负面清单的说明部分新增条款为从事负面清单禁止投资领域业务的境内企业到境外上市提供了政策空间,是提高外资准入负面清单管理精准度、包容性的一项具体举措。

  同时,明确该类企业赴境外上市需要满足外资不参与企业经营管理和股比符合规定两个条件,体现了统筹发展和安全的要求。区分存量和增量,对于个别存量境外上市企业已突破外资持股比例的情况,不要求调减境外已发行股份或外资已持有A股份额。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