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客陈年(雷军的好兄弟陈年)

小李子 2022-06-29 20:29:45 阅读:51

  最近,在抖音阵地上,陈年带着他的凡客重回大众视野。陈年不仅在李国庆的直播间高调亮相,也化身带货主播,亲力亲为在自己的直播间为凡客产品打call。很少有人注意,曾经红极一时的凡客,如今已走过15个年头。

  我注意到,近期陈年更新了一则短视频,他在短视频中自曝凡客创立15年来最为艰难的时刻。有人认为是2013-2014年负债30多亿,是凡客最难的时候。但陈年不以为然,他直言凡客最难的时候是2018年秋天,当时凡客的债还得差不多了,也找了代运营的合作伙伴,当时陈年想淡出凡客。

  于是,他就去找雷总(指雷军,他是凡客的天使投资人),把自己这个想法跟雷军说。那时双方已认识整整20年,过去坐在一起总是说不完的话,但那天听完陈年说出淡出凡客的想法后,雷军半天没说话,只是提议兄弟两人喝瓶啤酒。

  他们就要了两小瓶啤酒,雷军就坐那喝,喝着喝着,像自言自语一样说了一句话,“哎,我还在战斗呢!”今天回想起来,陈年觉得,这是过去15年让自己最难过的一个场景。“有时候我想,就是因为雷总的这句话,所以我们毕竟没有放弃。”

凡客依然活着,陈年自曝创立15年最难的时候

  事实上,雷军与凡客颇有渊源,背后离不开他和陈年多年的战友情、兄弟情,双方曾联手创办国内最早的电商网站之一——卓越网。凡客英文名是“VANCL”,其中,VAN是法语“先锋”的意思,C、L分别是陈年、雷军的姓氏首字母。

  在最初几年,凡客发展顺风顺水,缔造了“凡客体”的营销神话,销售额节节攀升,2011年巅峰时一度达到40多亿元,但无形中也为日后发展埋下隐患。要知道,这一傲人战绩,是靠盲目扩充SKU、重营销、人员臃肿而取得的。更为尴尬的是,陈年一直的做法都是:如果能卖5万件,就做8万件。

  能卖出去还好,但一旦出现滞销,将使凡客面临巨大的库存压力,从而导致现金流吃紧。2012年,陈年果然尝到了激进扩张带来的苦果,大量的货积压在仓库卖不出去,年底库存积压高达20亿元。彼时,雷军无奈地感慨道,“我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情就是投了凡客,从那以后只能穿凡客的衣服。”

  的确,在小米发布会上,雷军经常穿着凡客三件套——T恤、牛仔裤、帆布鞋。其实,他并不介意在发布会上穿什么,就算一直为凡客免费“代言”也能接受,真正在意的是凡客能否走向成功,好兄弟陈年能否走上人生巅峰,以及自己能否从中获得可观的投资回报。

  当雷军看到凡客身陷困境后,才忍不住抱怨投资凡客最倒霉。2013年,凡客危机愈演愈烈,仗义的雷军自然不会坐视不管,他与陈年有过七八次、每次七八个小时的长谈,直指凡客要害,“不够专注、不够极致是凡客遇到问题的原因。”随后,雷军给凡客开出“去毛利率、去组织架构、去KPI”的三个改造方向。

  一开始,对于雷军的点评和建议,陈年还很不服气,心想:你做小米发达了,也不必来挤兑我吧。于是,两人不欢而散。2个月后,为了证明自己,亦或是赌气,陈年特意邀请雷军来凡客参观,当他们在几百个衣架间走过时,陈年挫败地发现,没有一件是拿得出手的。

  雷军则犀利评价道,感觉不是站在一个品牌店,而是百货市场。这让陈年感到狼狈,于是主动跟雷军彻底认栽,雷军的逆耳忠言才真正听进去,并带领凡客开启“小米化”改造,才有了后来的一件衬衫、一件T恤的新故事。当然,雷军不仅为凡客发展大计出言献策,还出手缓解其最急迫的资金压力。

凡客依然活着,陈年自曝创立15年最难的时候

  2014年2月,雷军联合IDG资本、启明创投,为凡客带来1亿美元投资,帮助其渡过难关。不难看出,雷军为凡客简直操碎了心,出钱出力毫不含糊,但尴尬的是,一件衬衫、一件T恤似乎并没有预期中的那么火爆,自然无法助力凡客重新崛起,代表其“小米化”改造之路并非一帆风顺,此后逐渐陷入沉寂状态。

  虽然凡客变得愈发低调,甚至不明真相的人认为凡客已经凉凉,但并不代表它的日子不好过。恰恰相反,凡客不仅活着,还活得好好的,从此走上闷声发大财的道路,2018年基本还完巨额债务。2018年秋天,当陈年萌生淡出凡客的想法后,幸亏在与雷军交流后迷途知返,继续带领凡客前行,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也许,在如今内卷严重的快时尚服装领域,15岁的凡客不再大红大紫,但它依然在努力地活着。陈年亲自上阵在抖音直播间带货,不仅为了证明凡客的存在,更是为了帮助凡客积攒做大做强的筹码。凡客加油!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