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东(马东和马季是什么关系)

小李子 2022-06-14 14:41:33 阅读:41

  《奇葩说》已经连续七个季度爆红。

  一众妖魔辩手,加上四个身怀绝技的老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不过,最让我惊讶的,还是那个坐在中间位置,佛系敲打着木鱼的马东。

  郭德纲对他的评价是:

  “他是我们当中的资本家,他很早就活明白了。”

  他是个聪明人,总是在娱乐圈的最前线游荡。

  他很懂人情世故,却专注插科打诨。

  一只手忍不住想要逗弄你,另一只手却忍不住拍了拍你的肩膀。

  攻守之间,不显山不露水,却将人我矛盾化于一同。

  2014年之前,马东依旧是一副央视脸,西装笔挺。

  自从奇葩说火了之后,他的风格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割掉了眼袋,穿了苏格兰裙,扎了个莫西干发型,还变成了肯德基爷爷,彻底放开了自己。

  1

  马东生于哈尔滨,是1968年。

  三年之后,马东来到了北京,和父亲的第一次见面。小马东叫了一声“叔叔”,叫得他老爸眼泪都下来了。

  那个时候,马东并不知道,他的父亲是多么的无奈和悲伤。

  那个时候,马东觉得,幼儿园比许久不见的老爸更有诱惑力。在幼儿园的时候,马东放开了自己的本性,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尽情地享受着自己的快乐。

  可是,幼儿园的老师们却很担心,马东的欢乐会影响到全校的学生。为防止大家一起释放天性,幼儿园把马东退回家,结束了他为期半年的幼儿园生涯。

  虽然被开除了,但马东还是很开心地度过了自己的生活,进入了小学。

  当时所有人都喜欢马季,马东是马季的儿子,他们爱屋及乌,这让马东很高兴。

  但福祸相依,同学们认为,子承父业,马季先生的相声他们是听不到的,退而求其次,听听他儿子的活儿也不错。

  因此每次下课,马季的铁杆粉丝都会把马东围在角落里,用自己的背包砸他的脸,让他“说一段”。

  马东无言以对,他只能用最温柔的方式来化解,哭得所有人都心软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马东已经有些绝望了,他很早就体会到了明星二代是什么滋味了。

  但更让他郁闷的是,他不会说相声,正是因为他的爸爸是个相声演员。

  马东从小就很爱说相声,讲起段子来也是一把好手。

  马季知道自己的人生道路并不平坦,他告诉马东:“你不是说相声的料,你不是那种人。”让马东放弃了这个想法。

  马季先生也没有料到,马东这个46岁的人,竟然会在《奇葩说》上讲“群口相声”。

  2

  1986年,马东还不到18岁,就独自一人到澳洲攻读计算机专业。

  他在悉尼待了八年,做了各种各样的工作,甚至加工过袋鼠皮子。

  马东曾经说过,那段求学的日子就像胸怀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雄心去澳大利亚上山下乡。

  悉尼是美丽的,但是和我没有关系。

  在1996年,马东深深感受到被“边缘化”,他决定回到国内,继续从事影视事业。

  马东初来湖南台的时候,脑子里充满了疑惑。他实在想不通,李湘怎么坐在商务舱,而他却只能坐经济舱。

  思前想后,马东得出了一个结论:综艺节目他做不了。

  30岁的时候,马东还只是一个年轻人,他觉得自己在危险的地方有无限的荣耀,综艺节目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马东在第一期节目中,采访了一些农民工和弃婴,讨论的内容非常大胆,从“弃婴”到民政局,再到社会学家李银河,探讨了少数人的爱情。

  那两年,马东肆无忌惮地狂奔,畅快淋漓。但在马东的热情和速度中,台领导们就像是坐过山车一样,满头大汗。

  为了避免超速,很多领导都在教导马东如何“安全行驶”。

  但胆子大的马东,就像是一个中二愣头,在和总导演、制片人、副台长的争吵中,拼命地想要保持自己的形象。

  两年后,当节目被叫停的时候,马东终于明白了,成年人的世界是不能任性的。

  在1998年,马东因为《有话好好说》的一期节目被禁止了,他在公众面前嚎啕大哭。

  那一年,他学到了悲凉这个词,他说:“悲凉是无法抗拒的。”

  3

  从湖南电视台出来后,马东就一直保持着沉默。

  他在央视担任《文化访谈录》节目主持人。这一次,马东收敛了自己的锋芒,整个人都软了下来。

  而温柔刀,同样能让人一刀一个。

  马东在采访郭敬明的时候,就像是一个和蔼可亲的大哥哥,轻声说着话。可郭敬明越说越觉得自己还是太嫩了。

  郭敬明被问得半死,心情彻底崩溃,连忙停止了采访。也不知道小四有没有在洗手间里哭晕过去。

  《文化访谈录》的收视率一直是倒数第一,可马东在央视混得风生水起,就像是一个超级玛丽,一跃而上。

  从主持人,到制片人,再到春晚的导演。

  而马东的身体里,那股“作精”的力量再次迸发出来。一天比一天郁闷,他觉得自己在央视已经尽力了,也该出去看看了。

  45岁的马东,一咬牙,把身上的西装和条条框框都给扔了,果断地离开了央视,自己创业。

  谁也不会想到,马东一个六十年代的人,穿着一件苏格兰短裙,和一帮90后一起玩《奇葩说》。

  更让人意外的是,他的表现竟然如此出色。

  马季在《一生守候》的自传里,说马东四岁就能把《奇袭白虎团》这本快板书背出来,听一次就能把《舞台风雷》复述。

  家世的光环,坎坷的学习生涯,热爱红楼梦的文艺青年,也曾经怀着梦想与信仰,为征服世界而奋斗。

  他曾经疯狂地挑战着这个世界的底线和法则,而现在,他却对外界的犬儒主义者的质疑淡然地报以微笑。

  他说:“被误会是表达者的宿命,我们没什么可抱怨的。”

  他在《奇葩说》中坦诚:“全世界大概有5%的人有积累知识、理解历史的欲望。”

  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在活著,就是在生活。

  或许5%的精英主义是最好的选择,他不是不懂,而是他更清楚,对错不是自然的,生活中的普通娱乐才是生活的常态。

  我们从来没有享受过高雅的生活,而享受是人类的天性。

  特别是看见特别严肃、积极的人时,

  “大善”这个字眼,让人不寒而栗。

  因此,他将高晓松,蔡康永这些优雅而又高贵的人物,将肖骁的真实和浅薄的东西,都吸收了进去,融入了他的胸襟。

  有人问马东,《奇葩说》是不是为了好玩?

  马东说道:“娱乐就是本质。”

  米未传媒的一句话,就是“不止有趣”。

  马东想要的,就是“深度娱乐”。

  在这个富饶的世界里,有很多快乐和满足,有关传承历史,有关探索真理,有关改变世界,甚至有关社会责任,商业使命,普世梦想……

  到了一定的年龄,马东不会再满足于表面上的对与错,在能力所在范围,去掉沉重和噪音,回归最简单的生活本质。

  知世故而不世故,守护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平衡。

  这便是一个平凡人的雄韬伟略。


二维码